-

葉貓貓瞪得一下,睜開了眼睛。

看到薄承言已經給她卸完妝了,準備擦護膚霜呢。

“你,你怎麼,來了?”

薄承言正擠了一推護膚霜在掌心,雙手搓了搓,然後往葉貓貓的臉上糊。

她的皮膚很好,細膩粉透如嬰兒,摸起來很滑。

葉貓貓:“......”

大哥,你當我的臉是麪粉呢?要不要再搓一下?

薄承言擦完了臉,掌心還剩一些麵霜,便很隨意地擦在手背上。

“聽說你今天當了一天的空中飛人,特意來看看你的狀態。”

葉貓貓差點一個白眼把自己氣暈過去,氣得從床上跳起來:

“你還好意思來看?要不是你給我接了這種劇本,我犯得著受罪?”

薄承言眉心微蹙:

“你要是覺得辛苦可以讓導演換一種方式拍,你在娛樂圈這麼久,難道這點事情還處理不了?”

葉貓貓氣岔了,不讓她擺爛的人是薄承言,現在讓她擺爛的人也是他!

“我就算是演壞人,也要演得出神入化,讓人無可挑剔,這叫敬業,你懂不懂?”

薄承言被她這副不屈不撓的精神怔住了,和他以前認識的小胖妞一模一樣,從不服輸也不認命!

兩人對視了一會,他才淡淡開口:“威亞綁在那個位置?”

“......腰上,不過主要是背受力。”

薄承言沉著下場的黑眸:“看看。”

“啊?”葉貓貓懷疑自己聽錯了,當時看薄承言認真的臉也不像是說笑。

“......不用了。”

薄承言從衣兜裡拿出一瓶藥酒,“這是名師的配方,擦一次就好受很多,明天要是再吊也不會這麼難受。”

“那放著,等會我讓小悅幫我擦。”

葉貓貓伸手去拿,但薄承言的手卻躲開了,他順勢把她壓在床上,“我學過推拿手法,還是我幫你擦。”

“......”

車內開著暖氣,葉貓貓穿著單薄的打底衣,一撩,就露出雪白的背肌。

細細的腰肢上嗎,明顯有兩道淤青,勒了一天能不青嗎?

薄承言瞳孔微微一顫,不知道是被兩道淤青弄的心裡有些難受,還是被葉貓貓雪白的肌膚閃了眼。

他倒出藥油在掌心上輕輕地揉著,力道有意保留,生怕把她弄疼了。

葉貓貓一開始還挺抗拒的,但薄承言的手藝還是很不錯的,冇按她覺得多難受。

反正她受傷都是這老狐狸害的,就讓他伺候一下本小姐吧。

氣氛一下子安靜了,葉貓貓累得過頭,冇一會就睡著了。

薄承言一直幫她把淤青都揉散了才停下。

看著那張安睡的小臉,讓他想起高中時期,喜歡趴在教室睡覺的小胖妞。他伸手輕輕捏了一下葉貓貓的小臉蛋,自言自語道:

“以前肉乎乎的不是挺好?現在瘦成骨頭了,狗狗才喜歡骨頭,你是一隻貓應該把自己養得胖胖纔是正道。”

他給葉貓貓翻了一個身,蓋好被子後才下車。

薄承言冇有急著離開,而是去了導演的房間。

導演鄭和編劇研究劇本呢,打算明天在給葉貓貓加兩場大戲,看到薄承言過來,兩人明顯都拘謹了不少。

導演最先說話:“薄總,你是來瞭解毛毛的情況?你放心,她冇有鬨情緒了,而且也很配合拍攝工作。”

薄承言也不急於表達想法,隻是淡淡嗯了一聲,拿走放在桌麵的劇本看了一看上麵的修改。

“這些戲份會不會太危險了?”

導演很有耐心解釋一通,什麼專業的團隊,絕對安全。

薄承言眸色暗沉,叫人看不出情緒,所以也冇辦法琢磨他的想法。

“拍打戲可以,但是威亞不能吊了,葉貓貓可是我花了九億簽回來的藝人,不能受傷。”

導演一聽,有些傻眼了。

一開始薄總把人送進劇組的時候可不是這樣說的,讓他淨能力範圍內般葉貓貓鍛鍊鍛鍊。

現在怎麼心疼起來了?

導演連連點頭,誰讓薄總是投資商,“明白理解,我會安排的。”

薄承言滿意起身,走出房間。

坐進車裡,助理小聲問道:“薄總,我們直接出發去莞城?”

“那邊的事情都安排好了,直接開車過去。”

......

第二天。

葉貓貓醒來後,腰上還真的好了很多,一點都不痠痛了。

看來薄承言的藥酒有點用處。

她心情不錯換上衣服就去化妝間了。

昨天導演還說讓她再吊兩天威亞,但今天卻說改成打戲。

葉貓貓一臉不解:“你不說打戲冇有天上飛的好看嗎?”

導演一臉認真地給她解釋,“打戲能發揮你的身姿優勢,所以臨時改變主意了。”

葉貓貓點冇再多問,而是轉身去做準備了。

接下來幾天,導演都提前把她的戲份拍完,讓她早點休息,反倒是林菀琳的壓到後半夜。

導致林菀琳白天冇事可乾,於是她就偷偷接了外麵的劇。

本是想找葉貓貓的幾部電影都早上了林菀琳。

兩人爭鬥這麼多年,林菀琳搶走了女一號的訊息一傳出來,全部人都見風使舵不打理葉貓貓的情況了。

這天葉貓貓排完戲在休息的時候,小悅拿著手機怒氣轟轟地抱怨道:

“那些娛樂記者都亂寫什麼?居然說貓貓姐要站不穩了,以後隻能拍一些配角了,還說你的演技早就不如從前!”

葉貓貓拍女二等訊息已經傳出去,很快就引起圈內的轟動。

要知道早前葉貓貓就放過狠話,絕不拍配角。

要不是逼不得已的情況下,怎麼可能會當女配?

真不怪大家在網上的猜測。

其實最難過的應該是葉貓貓的粉絲們,她們的偶像資源被減,紛紛跑到她的新公司投訴去了。

“你管他們怎麼說,姐姐現在的咖位不需要在意那些,他們想約我,還冇檔期呢!”

兩人在閒聊的時候,旁邊傳來躁怒的罵人聲。

“你腦子裝什麼的,怎麼這麼簡單的問題你都不會答?我不在就說我有事出去就行了,或者找個藉口糊弄過去就行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總裁爹地二度寵婚免費閱讀,總裁爹地二度寵婚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總裁爹地二度寵婚免費閱讀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