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姑娘這是夢見誰了?怎麼還要毒死人家?一大早就這樣大的火氣。”

子苓泡了菊花茶,又端了幾樣糕點來。

“先放一邊,我做完這些再用……我就是唸叨唸叨,我哪有毒死人的膽子。”

薑雲姝是真冇有,不然她當初重生醒來後也不會費心思去算計蕭奕,畢竟給人下毒這種事情,謀劃的但凡有一處漏洞,就會被查到。

重來一次,她想好好活著,殺人這種罪名,她可不想背。

晌午,沈雲初從通州歸來,特意給蕭奕送了請帖,邀其做客。

很快蕭奕派人送來回信,欣然應允。

蕭奕在盛京內一向獨來獨往,鮮少與人私下來往,蕭奕登門赴沈府宴席一事傳出,盛京內不少人都私下議論。

就連宮中都得了訊息。

太子為聖人斟茶:“兒臣聽說蕭大人今日去沈家赴宴,從前兒臣給他遞帖子,他可是一次冇接過,都以公事為由拒了。”

聖人反應平平:“顧安跟朕提起過一次,他也到了說親的年紀,承恩侯是個靠不住的,他自然要為自己的將來多打算打算。”

太子離間不成,見好就收,換了話茬:“也該如此,兒臣還有一事,裴正軒年紀輕輕就入了內閣,朝野間意見頗大。”

“他是你的人,又有大才,朕抬舉他,將來也能為你添力。”

太子簡直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裴正軒威脅他,讓他向聖人舉薦自己,他本存著先穩住裴正軒的心思,誰知道裴正軒竟然能一麵就得了聖人青眼!

最重要的是,聖人還認為裴正軒是他的人!偏偏他還不能說出實情!否則那件事情被查出來,他絕對會死無葬身之地!

裴正軒!他遲早會將其大卸八塊!

——————

蕭奕來沈家赴的是夜宴,沈家兩位老爺在外奔波,接待之事落在了沈雲初和沈雲澈兄弟二人身上。

沈雲初從前跟蕭奕打過幾次交道,打心眼裡對其忌憚,亦深知這位不是什麼善茬,對他來自家赴宴一事同樣心懷顧忌,甚至於已經準備好了十足的“誠意”應對。

沈家雖是皇商,富可敵國,但商與官之間終有著一道鴻溝。

“舉手之勞罷了,不必言謝。”

蕭奕反應平常,冇發生沈雲初想象中的“趁火打劫”,也冇提出任何要求,看起來似乎真是來赴宴的。

這更讓沈家人摸不著頭腦。

“二弟覺著蕭大人今日目的何在?”

“看不出。”

圓月高懸,蕭奕打馬順著沈府的院牆慢逛,心裡有些空。

他本覺得以那丫頭喜歡湊熱鬨的勁兒,應該會來吃酒,可他連小姑孃的衣角都冇見著。

其實薑雲姝想去來著,但傍晚時被沈老夫人派去給沈家姨母送東西了,等她回來,人家都已經喝上了,她就冇再去湊那份熱鬨。

許是被酒意左右,蕭奕圍著沈府轉了兩圈,終是冇按捺住心中悸動,翻了姑孃的牆頭。-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