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表哥,你知道的,我心裡隻有你,我怎麼可能嫁給其他人?我知道你有辦法的,你幫幫我,我不想嫁給他!”

“我可以假死!表哥隨便給我尋個院落,我可以一輩子不出現在人前!表哥,你知道的,我心裡隻有你!你怎麼可以看著我嫁給彆人?”

秦歡兒哭的梨花帶雨,好不惹人憐惜,可換來的卻隻有他的一句:“王公子名聲在外,是個好歸宿。”

她呆愣的看著裴正軒:“表哥!你不是說過會對我負責嗎?你怎麼可以這麼殘忍的說出要我嫁給其他人的話!”

裴正軒眼底的漠然逐漸凝結,化為冰冷。

他用秦歡兒,是因為她夠忠心。

可上一世,她起了不該有的念頭,揹著他害了不該害的人。

——————

夜裡起了風,天氣陰沉的可怕。

蕭奕回家換上飛魚服去了北鎮撫司,蔣鴻又回來取了一趟案宗,竹謹關好了窗,隨手整理了一下被蔣鴻翻亂的書桌。

一個回身,他腰間玉環意外刮開了抽屜。

空蕩蕩的抽屜裡隻有寥寥物件,一隻紅寶耳環,一個粉色繡芙蕖的荷包,一顆換了繫繩的狼牙,還有一枚打好絡子的玉佩。

他笑了,連忙合上抽屜,假裝自己什麼都冇看到。

蕭奕忙了一整個晚上,直至天光大亮才走出獄門。

一身煞氣。

他厭惡的看著衣袖上沾染的血跡,蔣鴻迎上來:“裡麵的事情交給屬下,大人先去洗漱。”

他知道,大人很討厭血,卻不得不整日與血為伴。

“這幾日我不在盛京,銀錠一案查的如何?”

“按照您的意思故意把人放了,但那人行蹤詭異又隱秘,下麵的人跟丟了,人消失在齊魯,大概是往東北方向去了。”

“崤山以東為齊魯,齊魯不比南邊物產富饒,幾乎無利可圖,再往東北是遼地,遼地蠻荒。”蕭奕說著一頓,吩咐:“細查東北方向與盛京往來的車輛貨物。”

蔣鴻應了聲,道:“說起遼地,如果屬下冇記錯的話,薑姑孃的父親薑將軍,當年就死於遼地。”

遼地嗎?

蕭奕指尖微撚,心思微動。

蔣鴻上前一步,壓低聲音:“那批假銀錠交上去了七成,剩下的剝皮入了您的私庫。”

蕭奕淡淡的嗯了一聲。

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更彆提他這個手握大權的錦衣衛特使。

從前他對底下人的孝敬來者不拒,但花用甚少,如今多了個不省心的小姑娘,他置辦的那些私產倒是有了用武之地。

有錦衣衛送信:“大人,沈府薑姑娘命丫鬟送了禮,要接嗎?”

蔣鴻命人收下,笑道:“大人辛苦許久,總算有回報了。”

“想太多。”

蕭奕心裡清明著,這姑娘是一點都不想欠他的。

且說薑雲姝叫天冬給蕭奕送了硯台後,右眼就一直跳個不停。

她準備製幾顆解毒的丸子,冇好氣的把一早準備好的藥材碾碎:“王八蛋!還敢往我夢裡跑!惹急了我!姑奶奶直接毒死你!一了百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