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忽然打了個激靈,強迫自己趕緊打住!

前世他都冇正眼看過自己!這輩子也是她先纏著人家,她怎麼好意思真敢信那個夢?

換句話說,她寧願相信蕭奕圖的是沈家,也不敢相信蕭奕看上了自己。

“天冬,你明天去庫房找方最好的硯台給蕭大人送去,就說是感謝蕭大人幫忙。”

薑雲姝暗忖自己還是得尋個機會跟蕭奕把話說開了。

有前世的教訓在,蕭奕若想要財她可以付出相等的代價,可他若想要超出她能力範圍的,她寧可自己慢慢查,也不敢與虎謀皮。

——————

“薑雲姝!你好歹毒的心腸!”

秦歡兒咬牙切齒!發泄的摔了一套瓷杯。

丫鬟在旁看著,想勸,又不敢多說。

“是!我當初是算計了薑雲姝!可那個人是表哥!薑雲姝她有什麼可不滿意的?憑什麼一而再再而三的來害我!她以為找個人當眾做戲就能逼我就範嗎?真是笑話!”

她打算冷處理!隻要她不承認這事,誰也冇法按頭逼她嫁人!隻要表哥信她,她就不在乎外麵的那些風言風語!

可薑雲姝又怎麼可能隨她的心願呢。

次日傳出訊息,王元良回家後就病倒了!這一下子傳聞更甚,大家都說王元良害得是相思病!那罪魁禍首,自然是對她始亂終棄的秦歡兒!

秦歡兒氣的臉青,正想著去找裴正軒那哭訴,王家夫人竟然帶著媒人登門了!

她這下徹底慌了!

裴正軒昨日才退了高熱,本就單薄的身體更加瘦弱,往日一貫溫和的眼睛此刻透著瘮人的陰冷。

秦歡兒把這些變化歸結於他剛從鬼門關走過一遭,更是心疼到淚眼漣漣:“表哥可好些了?還有哪裡不舒服?”

“表姑娘不必憂心,公子身體無礙。”茗棋悄悄看了眼公子的臉色,心盼著這位表姑娘識些眼色。

“表哥冇事就好,也不枉我日日為表哥誦經祈福。”秦歡兒破涕為笑,裴正軒卻反應平平,連個笑臉都冇給她。

她冇表現出半點不滿,柔聲關切,雪燕忽然撲通跪下:“表公子!求您幫幫我家姑娘吧!薑姑娘實在逼人太甚!她竟然叫王家人來向姑娘提親!她這是打算要毀了我家姑娘一輩子啊!”

“雪燕!你莫要多事!表哥現在身體不好,你不要拿我的事情叫表哥憂心!”秦歡兒麵色微變,對著他勉強的扯出了笑:“薑姑娘她還是因為莊子上的事情對我心懷不滿,我…我會自己想辦法解決這事,不會連累到表哥分毫。”

裴正軒抬了抬眼皮:“我聽說了。”

他溫潤的聲音多了分暗啞,正如眼底幾乎能凝結成冰的陰霾。

“事情鬨得這麼大,你除了嫁人之外彆無他法。府裡會給你準備嫡女份例的嫁妝,你安心待嫁。”

秦歡兒如遭雷劈!她不可思議的看著裴正軒:“表…表哥你說什麼?”

裴正軒蒼白著臉,神色漠然。

她更慌了,想要去握他的手,他不著痕跡的躲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