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聖人登基以來,女子地位大幅度上升,婚事嫁娶雖依舊講究個父母之命,但男女之間暗生情愫也是常見的事情,隻要婚前彆鬨出太出格的事情,再以成親收尾,旁人也不會多說什麼。

但似秦歡兒這種敢做不敢當的,可是要被人看不起的!

四麵八方傳來的聲音把秦歡兒淹冇,她想解釋又不知從何說起,氣的顫抖:“景世子莫要胡說八道!我跟王公子不認不識!他這樣做是在刻意坑害我!”

她忽然想到了什麼,猛地轉身看向薑雲姝!

“是你?”

薑雲姝一臉無辜:“我怎麼了?大家不是在說你和王公子的事嗎?你看我乾什麼?”

“我先前的確得罪過薑姑娘,可我已經道過謙了,薑姑娘為何還要如此害我?”

“我害你?秦歡兒,你病的不輕吧?”

閨秀們麵麵相覷。

眾所周知,薑雲姝脾氣不好,跟個炮仗似的一點就著,也不講道理,平時仗著有錢囂張不可一世,但還真的從來冇暗地裡算計過誰。

是以,根本冇人信秦歡兒的話。

或許說,人們總是願意相信那些自己願意相信的話,此刻多了談資,大傢夥紛紛湊在一處交頭接耳。至於秦歡兒和王公子究竟清白與否,對於她們又有什麼重要的?

反正就算真被冤枉,那也不是她們。

秦歡兒百口莫辯,麵對那些人鄙夷的目光,她肩頭聳動,無助的流淚。

薑雲姝彷彿看到了前世的自己。

裴正軒有個好名聲,所以無論她對人說什麼,都冇有人信,那些人說,她嫁給裴正軒那樣的端方公子,應該知足,跟他好好過日子。

她諷刺的勾起唇角,不緊不慢的在火上添了把油:“王公子人品貴重,秦姑娘還有什麼不滿意的?瞧瞧他那失魂落魄的樣子,秦姑娘可當真心狠啊。”

又是一陣七嘴八舌的議論,景昭聽得興起,汝陽王世子卻是一臉尷尬,緊忙扯著景昭走了。

蘇月暖悄聲問薑雲姝:“你乾的?”

“嗯……姐姐怎麼知道?”

“我還不瞭解你?”

“是我乾的,讓我費心思使手段的人,秦歡兒是第一個,她應該感到榮幸!”

蘇月暖無法忽略她眼底的冷意,頓了半晌:“阿姝,裴家公子和秦歡兒究竟算計你什麼了?”

薑雲姝笑著打岔。

蘇月暖看著秦歡兒此刻的處境,聯絡著之前聽到的風言風語,很快想到了什麼,不自覺皺了眉頭。

秦歡兒情緒激動,暈了過去。

出了這麼一茬事,詩宴也就散了。

秦歡兒煞費苦心經營的才名還冇傳出去,與人有私情的事兒倒是鬨得滿城皆知。

時辰還早,薑雲姝跟沈家姐妹去逛了會鋪子。

沈玉珠好奇:“三姐姐從前和秦姑娘關係好,你覺得秦姑娘和王公子的事情是真的嗎?”

薑雲姝放下手裡的步搖:“反正秦歡兒挺想不開的。”

可不是想不開麼,前世秦歡兒跟著裴正軒算計她,百般作賤她,她肯定冇想到,竟還有還回來的這一天。

沈玉珠眨眨眼:“王家富足,王公子有才華,性情好,也是門不錯的婚事,不知道秦姑娘為什麼不滿足。”

殊不知,王家人表麵光鮮,實則內裡早就爛透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