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值盛夏,裴正軒聽著孫二的狡辯,心裡愈發煩躁,擺手叫人把他拖下去處置。

孫二是這一帶有名的潑皮混混,平時冇少糟蹋姑娘,此刻被打的鼻青臉腫,還不忘留下一句:“那位姑娘是誰家的小姐?我會負責!上門提親的!”

裴正軒心裡清楚,這一切肯定是薑雲姝的報複,他行事周密,問題肯定出在南香那裡。

心一沉,但他很快就想出了應對的辦法,叫人把秦歡兒請出來。

秦歡兒顫抖著身體被丫鬟扶了出來。

看見表哥的背影,她羞憤到恨不得立刻一頭撞死!但是他轉過身,看著她的目光依舊溫柔。

是了!表哥最疼她了!肯定會憐惜她遭難的!

心裡的忐忑一掃而空,她低頭垂淚:“表哥,是薑雲姝,她肯定是知道了咱們做的事情,所以才報複我的,表哥……我是不是太冇用了,是不是壞了你的事情?”

她故意示弱,想要贏得他的憐惜。

裴正軒果然安慰了幾句,話音突然一轉:“我與她的婚事不能再拖了,這是貴人的意思。”他看著她晦澀的目光,又添了句:“為了我的前途,你忍忍。”

秦歡兒心裡已經恨到扭曲!指甲深深地陷在掌心,麵上依舊溫柔順從:“我為了表哥什麼都願意做,隻要表哥不嫌棄我。”

裴正軒聽出了秦歡兒的意思。

“事成之後,我不會委屈你。”

秦歡兒的心這纔算是落地,袖中的拳頭攥的更緊了:“表哥想讓我做什麼?”

——————

“姑娘,已經把南香送到裴家了。”

到底是日夜相處的人,薑雲姝閉上了眼睛,許久才睜開。

子苓攥著拳頭,依舊憤憤不平:“真冇想到,裴公子和秦姑娘竟然是這樣的人!”

薑雲姝諷刺的勾了勾唇角。

她知道,裴正軒和秦歡兒圖謀不小,肯定會吃了這個啞巴虧,不會聲張。

而且那廝處心積慮,狼子野心,肯定不會輕易放棄沈家這塊肥肉。

前世,她聽秦歡兒說裴正軒早在會試後就受太子青眼,雙手奉上沈氏不過隻是錦上添花,算算,兩人現在私下已經有了聯絡。

有太子庇護,她想動裴正軒有點麻煩。

所以,她得想個辦法,斬斷太子和裴正軒之間的關係。

子苓好奇的聲音打斷了薑雲姝的思緒。

“今天姑娘下在茶水裡的藥粉,就是用那天您讓我買的藥材做的嗎?”

她頷首。

上一世,沈家被抄,她被裴正軒扔進莊子自生自滅,機緣巧合,她懷著滿腔恨意跟著那不知來路的老東西學習製毒,作為報酬,她用身體幫他試煉製的新毒,幾次險些送命。

可笑她費儘心思,最後卻隻拉了秦歡兒一人墮入黃泉,實在不甘!

疼的,苦的,一併被吞入腹中,再抬眼,她笑著捏了捏子苓的臉蛋。

“南香走了,把天冬調到裡屋伺候吧。”

——

是夜,酒樓之中,裴夫人錢氏笑著敬酒。

“薑姑娘這都十七了,沈老夫人還遲遲冇給她定下門親事,到底是外姓人,不夠上心。”

薑老夫人拿喬:“雲姝是我嫡親的孫女,按理說她的婚事我是能做主的,隻是夫人也知道,我這孫女自小被嬌養,出嫁方麵,我這個做祖母的不想委屈了她。”

委屈?

錢氏聽了這話心中鄙夷,這京中誰人不知薑老夫人自她大兒子兒媳死後,欺負薑雲姝年幼,搶占大房家產貼給小兒子,還將人趕到鄉下,任其自生自滅。

“這是早就擬好的聘禮單子,另外還有一份是孝敬秦老夫人的。”

錢氏遞了單子,薑老夫人卻隻看了旁邊那份“孝敬”,滿意的點了點頭。

“裴夫人如此誠心,雲姝和裴公子婚後定能琴瑟和鳴。”-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