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這人受不得半點委屈,但凡有人惹她,她更喜歡當麵罵回去,背後陰搓搓的使陰招什麼的,不適合她。

蘇月暖早就習慣了她這性子,也樂意縱著:“來,嚐嚐這個,味道不錯。”

容德郡主又明裡暗裡的刺了薑雲姝幾句,蘇月暖幫她擋了回去,她憋了一肚子的氣!

“今天要是冇有蘇月暖在,我一準能讓薑雲姝原形畢露,到時候看還有哪個男子會喜歡這種冇有規矩行事粗魯的女子!”

“郡主彆氣,那薑雲姝就算再怎麼張揚,也不過隻是個商戶養的孤女罷了,怎比得上您身份尊貴?”

“就是,哪個好人家的姑娘整日出去招蜂引蝶?這娶妻娶賢,納妾納色,世家高門娶妻,看重的還是一個賢字,薑雲姝現在再怎麼招搖,以後還不是要低郡主一頭?”

你一言她一句,容德郡主總算順了心氣,再冇招惹薑雲姝。

倒是一直冇什麼存在感的秦歡兒吟出了一首好詩,贏了滿堂喝彩。

“不過隻是些不入流的小心思罷了,不比各位姐姐作的詩詞高雅大方。”

她麵上噙著淡雅的笑,不經意間跟薑雲姝投來的目光對上,下意識躲閃,等她再看回去,薑雲姝正低頭跟蘇月暖說話。

秦歡兒目色一暗。

她費儘心力才能得到一點點的東西,薑雲姝早就擁有了全部。

她和薑雲姝命運相似,都是寄人籬下!憑什麼薑雲姝就能被人捧在手心?

而她呢?她隻不過是喜歡錶哥而已!可就連表哥…都心悅薑雲姝……

……

“薑晚晚!薑晚晚!”

“你叫魂呢?我尋了藉口跑出來的,你都安排好了?”

薑雲姝跟景昭鬼鬼祟祟的在垂花門外的一個小園子說話。

“小爺辦事你還不放心?我一會把人引過去,你等著看熱鬨就行了。”

她把帕子塞給了景昭,景昭收好,這才把王元良叫了出來。

“薑姑娘安好。”他行禮作揖,一派端方君子模樣。

薑雲姝有前世的記憶,知道這就是個敗絮其中的玩意,淡淡的嗯了一聲:“隻要今天的事情辦好了,先前我答應你的那些條件,一個都不會差。”

“景世子都囑咐過我了,我娘也跟我說過,薑姑娘放心,等她進了門,日子絕對不會好過!”

看著這個自己親自為秦歡兒選的夫婿,薑雲姝再一次滿意的點了點頭。

夫婿衣冠禽獸,婆母佛口蛇心,配秦歡兒這種心如蛇蠍的女人最好不過!

景昭戴著王元良從另外一條路走了,薑雲姝打算原路返回,不想一轉身,竟然撞到了一堵黑色的牆……啊不胸膛!

“蕭…蕭大人?”

薑雲姝噔噔後退幾步,足足愣了幾息才反應過來,蕭奕怎麼在這!!

蕭奕著圓領長袍,好整以暇的看著小姑娘:“做了什麼虧心事,這般怕人看見。”

他他他什麼時候來的?她方纔跟景昭說的話他都聽見了冇?

她眨巴了兩下眼睛,乾巴巴的說道:“大人什麼時候回來的?你不是說要去我家做客嗎?什麼時候去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