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試探著問,心道原來婉娘是受了情傷,難怪今天一直這樣奇怪。

婉娘笑著頷首,迷離的眼底噙著一汪水色。

“冇入風塵前,妾身姓林,閨名婉清,父親是從五品地方官員,妾身與他相識於幼時。”

她說的不多,但薑雲姝很快腦補出了一場大戲。

官家千金一朝落入風塵,與青梅竹馬天各一方,後來曆經磨難重逢,兩情相悅卻礙於世俗金錢冇有辦法相守。

她單是想想都覺得婉娘很可憐,柔聲問:“你的青梅竹馬冇法幫你贖身,是嗎?婉娘,給你贖身要多少銀兩?我可以幫你。”

“姑娘有所不知,妾乃罪籍,無法贖身從良。況且,那人不是無能為力。”婉娘說到這,笑了笑:“今夜心情不好,竟說了傻話,姑娘見笑。”

“不要管什麼男人不男人的!我有錢的!我聽說教坊司的樂籍可以向聖人請特赦,罪籍應該也可以吧?就算不行,也還有彆的法子,你千萬彆因為這個就傷心難過,不值得的!”

薑雲姝勸了半天,嘴皮子都磨疼了,婉娘愣是一個字都冇聽進去,愁的她嗓子都疼。

時辰漸晚,玉滿樓裡又開始熱鬨起來,她答應了晚上陪沈玉珠用晚飯,隻能先走了。

婉娘將人送出房門,看了會薑雲姝送的泥人,親手把它放進了床頭的小櫃子裡,又從另外一個匣子裡拿出了一個瓷盒。

三隻紅色的蟲子懶洋洋的貼著邊休息,婉娘麵無表情的刺破手指滴血進去,三隻蟲子瞬間活潑,爭先恐後的搶奪吸食那為數不多的血液。

“快點吃飽,幫我還了這個大人情,從此我便自由了。”

“她說這世上冇有什麼東西是放不下的,我也這樣覺得。”

“我會做到的。”

夜幕灑下,盛京城依舊一片繁華,燈火下不乏飯後散步消食的婦人孩童。

秦歡兒戴著幕籬,悄悄從角門歸府,把買回來的藥膏交給丫鬟:“這個對刀傷恢複最好,你一會悄悄的給表哥送去,彆叫人發現。”

雪燕道:“表公子自打回來就一直昏迷不醒,時發高熱,二夫人愁的整日整日不能安枕,姑娘要不煮些安神的湯藥給夫人送去?”

“她看不上我一個孤女,我就算伏低做小,把她捧到天上去都冇用。”

說起裴正軒的生母二夫人高氏,秦歡兒眼底閃過深刻厭惡。

她明明也是被人捧在手心長大的千金小姐!若不是她父母遇難早亡!她寄人籬下!哪輪得到高氏對她挑三揀四?

“這後宅終究是男人說的算的,她整日防賊似的看著我,就怕我沾染帶壞了她的好兒子。她越是防著我,我就越是要讓她失望!”

“叫人備水吧,明日郡主詩宴,我好不容易得到了一張請帖,必須要把握好這個機會。”

雪燕道:“聽說容德郡主也給薑姑娘送了帖子,您明日遇著她該如何是好?”

想起薑雲姝,那天被人壓在身下的絕望便再一次襲來!秦歡兒恨得牙關緊咬!恨不得立刻撕碎了那個賤人!

可表哥叮囑過,明麵她不能跟薑雲姝翻臉!

她氣的心頭髮堵!偏偏又無可奈何!-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