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月暖嗔怪的瞪了榮兒一眼,嫌她話多:“旁人家的醃臢,咱們不好多說。”

薑雲姝閉了嘴,卻是忍不住的想,蕭奕年幼失母,在繼夫人手底下混日子,小時候過的估計也不會太好。

下晌,京裡傳出玉龍山匪供出裴正軒買通他們,綁了沈二公子做戲給薑大姑娘看一事。

冇等人們來得及議論,隨即又有一道更驚人的訊息傳出,裴正軒不經科考,由聖人親自考量後進內閣為官!

要知道!本朝重科考!上一個被聖人恩準免科考入朝為官的還是蕭奕!

兩道訊息撞在一起,人們都去談論那個更重磅的,鮮有人在乎裴正軒買通山匪一事!

彼時薑雲姝正跟蘇月暖在棋社看熱鬨,聽到這訊息,臉一下子就黑了。

“阿姝。”蘇月暖拉著薑雲姝去一旁說話:“我托人去打聽打聽怎麼回事。”

“不用了。”

薑雲姝清楚,裴正軒的確是有才能的人,否則前世也不會短短幾年就爬上了太子少傅的位置,可這一世,他竟直接去聖人身邊做事……

薑雲姝道:“既然裴正軒是太子的人,那他定然知道玉龍山上的事情,這次太子的事情被辦砸了,按理來說,太子應該惱了他纔對。”

蘇月暖想了想:“或許,他是在太子這條路上走窄了,去尋另外一條路了。”

“隻是不知道裴正軒是走的什麼門路,和太子眼下的關係又如何。”

她那封信…還是得趕緊托人送出去,就算裴正軒眼下和太子關係已經有了間隙,讓太子認為裴正軒和蕭奕早有往來,會讓太子更加厭惡裴正軒。

算算結果,怎麼也不虧。

薑雲姝早早回了家,派人去給蕭奕送了封信,不多時,門房送了封信回來,卻不是蕭奕的。

“姑娘,是裴公子派人送來的,說想跟您單獨談談。”

信上隻有一個地址,一個時間,一行字。

太子命我接近你,謀取沈家一物,與薑將軍有關。

薑雲姝將這行字看了不下一遍,眉頭越皺越緊。

以她對裴正軒的防備心,下意識懷疑這會不會是他誘她所設的陷阱,但偏偏這字的內容又讓她不得不重視!

如果前世,裴正軒謀的一開始就不是她,而是沈家……她的心咯噔一跳,腦海中快速略過自己所經曆的一切,她恍惚間似乎抓住了什麼,又轉瞬即逝。

慌亂感自心底油然而生,如果裴正軒冇說謊,便代表事情和她所知的有出入。

子苓一萬個看不上裴正軒:“姑娘不要理他!”

薑雲姝捏著信,彷彿要把它盯出個窟窿,半晌,她做下了決定。

“給二哥哥送道訊息,讓他明日陪我走一趟。”

……

裴正軒將見麵的地點選在了沈家名下的一家茶樓。

“三姑娘,裴公子在三樓梅字間,說是跟您約好了。”掌櫃的上前低聲道。

沈雲澈對薑雲姝點了點頭:“我就在門外等你,茶樓外也安排好了人手,屋裡的茶具茶點都彆用,發現不對就喊我。”

梅字間內,小廝打開房門,薑雲姝一襲紅裳,眉目清冷。

裴正軒的臉色依舊蒼白,扶著桌邊的手微微顫抖,看見她進來,他嘴唇翁動,硬生生把“姝兒”兩個字嚥了回去,喚了聲:“薑姑娘。”-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