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車上,秦歡兒黑著一張臉,在心裡把薑雲姝罵了千百遍!一個失貞的女人!現在除了表哥誰還要她?她竟然還拿喬!呸!不知好歹的東西!

忽然間,她眼前一黑,馬車也悄然掉轉了方向。

秦歡兒是被身體撕裂的疼痛喚醒的。

她聞到了一股異樣的香氣,似乎有什麼東西壓在自己身上,她下意識伸手推拒,被人抓住按在頭上,腦海中有什麼東西逐漸變得清晰。

“你是誰!快滾開!”

“還敢打我?給臉不要臉的小娼婦!”

聽著屋裡傳出的尖叫和求饒聲,薑雲姝唇角勾起冷意。

南香跪在一旁埋頭顫抖,臉色慘白。

子苓已經聽薑雲姝說了事情的真相,瞪了跪在地上的南香一眼:“姑娘,咱們要不要把事鬨大?乾脆叫她聲譽儘毀!”

“不。”薑雲姝毫不猶豫的拒絕。

不過失貞而已。

以及之道還施彼身,秦歡兒為虎作倀,毀了她的一生,她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放過她?

她上輩子受過的痛,都得讓秦歡兒一一嘗過才行!

屋裡驚恐的哭喊越來越大,薑雲姝整理了下鬢間的珠花,看了眼失了血色的南香,淡淡道:“裴正軒應該快來了,咱們走吧。”

南香忽然撲過來,哭著抱住了薑雲姝的腿:“姑娘饒命!婢子知錯!婢子該死!”

薑雲姝麵上依舊含著淺笑:“說說,錯哪了?”

南香冇臉說出將自己做的那些事情,更後悔自己怎麼就鬼迷心竅做了那些事!

子苓又急又氣,一腳踹在南香的心口窩:“你這個冇良心的東西!竟然幫著外人算計姑娘!按照規矩!姑娘就應該將你割舌發賣,或者是亂棍打死纔好!”

“姑娘饒命!求求姑娘看在婢子伺候了您六年的份上!饒了婢子吧!”

“你也知你伺候了我六年。”薑雲姝臉上的笑意徹底淡去,捏著南香的下巴用力抬起,咬牙切齒:“你怎麼忍心算計我?”

上一世,她恨裴正軒和秦歡兒的算計,可最傷心的卻是南香的背叛。

她自認待南香不薄。

南香已經哭岔氣了,隻知道一個勁兒的磕頭認錯。

薑雲姝鬆開了她。

“到底是伺候了我六年的丫頭,我怎麼捨得殺了你。”

南香剛鬆了一口氣,下一刻就如墜冰窟!

“告訴秦歡兒,我能知道真相是多虧了南香。”

“姑娘!不要!求您饒了婢子這次吧!”

她又抱上了薑雲姝的腿,卻被狠狠的甩開!

薑雲姝上了馬車,臨走時最後看了眼被按在地上的南香,毫不憐憫。

她不想臟了自己手。

更何況,狗咬狗纔是最好看的,不是嗎?

————

兩條白膩膩的身體糾纏在一起,被踹門聲驚的一顫!

“是誰壞老子的興……”冇等罵完,孫二被人從床上揪了下去,堵嘴綁了!

秦歡兒在看見裴正軒的那一刹那徹底慌了!眼淚混著恨意落下,徒勞的用胳膊遮掩著自己的身體!

裴正軒看也冇看她一眼。

“穿好衣裳,出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