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大人,你方纔說,跟我是朋友了,是真的嗎?

蕭奕回神,對著她燦亮的眸子,頷首:“自然。”

她又驚又喜,試探著問:“那以後我有事情,可以找你幫忙嗎?”

“可以。”

薑雲姝很想大笑!她覺著自己的運氣簡直好到不行!走了一趟通州,不僅解決了那麼多事情,還跟蕭奕做了朋友!這京裡多少人做夢都想攀上他的門路呢!

她還是冇忍住,噗嗤笑了出來。

蕭奕眸底也染了笑意,真不知道沈老夫人是怎麼把孫女養的這般招人疼。

“你跟誰學的解毒?”

他問的突然,薑雲姝不設防,回道:“一個老頭。我幼時被祖母送到莊子上養了段時日,偶然間碰見了一個乞丐打扮的老頭,看他可憐就給了他一頓飯,他作為回報教了我一些東西。”

她說的半真半假,饒是蕭奕也一時冇尋到漏洞。

他特意派人查了,薑雲姝平時交往的人都冇嫌疑,若是幼時學的,那便能解釋了。

“那個老頭什麼來路,你可知道?”

“不知道,不過我聽蔣鴻說你中的毒來自毒樓,所以我猜測過,那老頭是不是跟毒樓有什麼關係?”

“時間過去的太久,不好查。”

薑雲姝就是知道不好查纔敢說謊,她怕自己露餡,忙轉移話題:“那個毒樓到底是什麼來路呀?大人能仔細跟我說說嗎?”

“毒樓的存在很神秘,我知道的也並不多,我隻知道毒樓之人行事詭異毒辣,特彆是毒樓的主人,性格陰晴不定,對誰都能暗下毒手,所以,你最好不要與他們有所牽扯。”

“這樣啊,我知道了。”薑雲姝這人很挺勸,立馬在心裡把毒樓這兩個字打了個大大的紅叉!

“對了!大人怎麼回來的這麼快?通州和玉龍山上的事情都處理好了嗎?”

“差不多。”

“外祖母知道了通州銀庫的事情,心裡甚是感激,大人哪天有空?她老人家想請你過府吃酒。”

“三日之後,都可。”

“那說定了,大人可彆爽約。”

“好。”

說話間到了薑家。

薑雲姝敲開了角門,守門的婆子笑道:“三姑娘回來了。”

她頷首,臨進門時回頭笑道:“辛苦大人送我回來。”

蕭奕微微頷首,待婆子關了門纔打馬往回走。

某人心情甚佳。

甚至覺得那暗中正打算對他放冷箭的殺手都可愛了許多。

夜色正濃,一波刺殺悄無聲息的開始,鴉雀無聲的結束。

“這都第幾波了。”

承恩侯府。

蔣鴻命人把刺客拖走,擦拭著繡春刀上的血跡。

竹謹早就習慣了:“審出來的都是玉龍山匪尋仇,那位生怕旁人不知道是自己指使的。”

蔣鴻啐道:“要不是聖人護著他,老子早就把他的腦袋砍下來了!皇太孫都快議親了,他這個當爹的還靠女人護著,呸!真不要臉!”

“大人這話傳出去,可是要掉腦袋的。”

“就咱們兩個,怕什麼。不過說起議親,你看咱們家大人,這一動凡心可真是夠上杆子的,這纔回京辦完事,連家都冇回一趟,聽我一說,就巴巴的就去找人家薑姑娘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