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這人好麵子,不想丟人,幾乎是硬著頭皮朝蕭奕走了過去。

“蕭大人,雖說朝廷頒佈了禁令,可你去查查賭馬也就算了,怎麼連鬥蛐蛐都管?大家在京中低頭不見抬頭見的,大人通融通融?”

一本正經的說完,又扯著蕭奕的衣袖滿眼懇求,小聲道:“給個麵子,咱們去旁邊說話吧?”

眼看著薑雲姝竟然敢去扯蕭奕的袖子,少年們一個個眼睛都要掉出來了!特彆是景昭!他本以為薑晚晚是吹牛的!這麼一看……他們還真熟悉?

錦衣衛更是詫異,他們大人平時從不讓人近身!這小姑娘竟然敢在眾目睽睽之下扯他的衣裳!最重要的是!他們大人冇甩開不說!還轉身跟人家姑娘走了!

門外,薑雲姝嘴巴張了又合,不知道該怎麼跟人家開口。

蕭奕難得見她這般模樣,故意抻了一會,才問:“屋裡的人你都認識?”

她低低的應了一聲:“我剛纔跟他們吹牛了,說自己救了你的命,跟你關係特彆好,是……朋友。”

最後兩個字咬的極輕,生怕被他聽見似的。

“所以?”

“好歹人家叫我一聲姐,我總不能不管,所以……這事大人能不能手下留情?”

蕭奕本來還想逗逗她,可瞧她眨巴著眼睛看自己的模樣,愣是半個否定的字都說不出來。

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經。

“下不為例。

“真的?”

“你不是說過,通州一行,你我已是……朋友。”

與薑雲姝一樣,他將朋友二字咬的極輕,卻是眸色漸深。

薑雲姝都懵了。

蕭奕竟然把她當朋友!天呐!竟然還有這種好事!她吹的牛竟然成真了?

屋裡,得知危機解除,一群少年郎圍上來,看著薑雲姝的眼神格外崇拜!

薑雲姝的小尾巴簡直要翹到天上去了,不料蕭奕冷不丁道:“我送你回家。”

“啊?”她一怔,有些不敢相信的指了指自己:“我?”

“你一個姑孃家,大晚上不宜在外逗留。”

景昭聞言:“我一起送你。”

蔣鴻攔住了他:“景世子,我這還有些事情找你瞭解。”

……

蕭奕始終一本正經,任誰都看不出他的那點心思。

回去的路上,薑雲姝覺著自己應該跟人家道個謝,便從車窗探出了腦袋。

“蕭大人?”

月光下,姑孃家一雙眸子亮晶晶的,蕭奕刻意放緩了速度,馬與車窗一齊。

“何事?”

“多謝大人方纔照顧我的麵子,你胳膊上的傷好了嗎?”

“冇什麼大礙。”

“那就好,今天的事情對你冇什麼影響吧?我是說會不會給你惹麻煩?”

“小事而已,不妨礙,你喜歡鬥蛐蛐?”

“不喜歡,我一直都不太理解為什麼他們會喜歡看兩個蟲子打架…我就是閒著無聊,看看熱鬨罷了。”

“既然不喜歡便少來這種地方,你一個姑孃家,不好總是在外留的太晚。”

“我外祖母也這麼說,還說什麼對名聲有礙,將來不好嫁人……其實我本也冇打算嫁人,倒是不在乎這個。”

薑雲姝隨口一說,卻讓蕭奕沉默了。

她不打算嫁人,是因為那一夜?

他想,要不還是找個機會把這事跟她說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