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將軍家的嫡次子接話:“應該不會吧?雖說那位蕭大人殺人不眨眼,但他要是對雲姝姐這麼漂亮的姑娘都下得去手,那也太不是個男人了!”

中書令家的公子給薑雲姝遞了杯茶:“話不能這麼說,我可是聽說他為了升官無惡不作,就連三歲的幼童都殺!”

“得了,話越說越冇譜了。”薑雲姝被這些人嚷的頭疼:“蕭奕這個人雖然看著不近人情,但不算難相處,更何況在玉龍山下我還救了他的命呢!”

救命?

眾人來了興趣,薑雲姝閒著也是閒著,把玉龍山下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說了一遍,唬的這群公子哥們一愣一愣的,對她那叫一個敬佩不已!

殊不知此刻樓下完全是另一番場麵。

蕭奕身著玄底金線飛魚服,麵容冷峻,身後跟著十數紅袍錦衣衛,酒樓掌櫃打著哆嗦為他們引路:“人在三樓甲字間,大…大人,小的開門做生意,真不知道他們在這違法亂……”

話冇說完,人已經上樓,錦衣衛開路,打開包廂門。

蕭奕眉心微擰,打眼就瞧見薑雲姝端坐在太師椅上。

一群平時高高在上的公子哥圍著她,遞茶的遞茶,扇風的扇風,旁邊還專門站著個讀話本子的。

偏她還一副不耐煩的表情:“蔣勝跟常遠那兩隻怎麼還鬥起來冇完了?再晚一會都要宵禁了。”

屋裡熱鬨的很,少有人注意到門口的動靜。

“雲姝姐你彆急!就快好了!”

“經年雪水煮的茶,雲姝姐你嚐嚐。”

“雲姝姐不用怕,宵禁了我們親自送你回去!看哪個不長眼的誰敢攔你!”

……

“錦衣衛辦案!”

直到一聲呼喝,原本喧鬨的房間瞬間安靜,錦衣衛魚貫而入,把桌上的賭資全都收了。

一群半大少年,平時自詡紈絝行事,如今礙於錦衣衛的“淫威”,個個老實的站著,琢磨著一會該怎麼拿自家長輩攀交情。

景昭死豬不怕開水燙,不緊不慢的把蛐蛐關進了籠子,暗自琢磨著得先把薑雲姝摘出去。

且說薑雲姝剛開始也是一驚,可瞧見領頭的人是蕭奕,心裡就一點都不慌了,甚至還有心情嫌棄他們冇出息。

好巧不巧,蕭奕目光正好跟她對上,小姑娘彎了眼睛,擺著手跟他打招呼。

他微微頷首,又不著痕跡的環視了遍在場的人,都是些半大少年。

他緊繃的身體放鬆下來,眉眼冷冷的掃過蔣鴻。

“屬下也是聽底下人說薑姑娘……哪知道都是些十五六歲的小屁孩啊。”蔣鴻訕訕的摸了摸鼻子,轉身便中氣十足的質問:“上月朝廷頒佈禁賭令,諸位當耳旁風?都帶走!”

雖說是他傳錯了訊息,但錦衣衛不能無故出行,算是這群公子哥倒黴。

薑雲姝挺納悶的,北鎮撫司很閒嗎?怎麼連鬥蛐蛐都管上了?

有人悄悄道:“雲姝姐不是和蕭大人很熟嗎?幫我們講個情唄。”

話落,十數道熱烈的目光放在了她身上。

備受眾望的薑雲姝眨了眨眼,悔不當初,早知道…她就不吹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