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鶴年是蘇月暖嫡親的弟弟,今年十歲,薑雲姝和蘇月暖自幼相識,也是看著他長大的,一直把他當親弟弟待。

“誰叫你這潑猴張嘴就惹阿姝生氣。”蘇月暖笑罵了一句,握住了薑雲姝的手:“咱們走,不理他。”

“雲姝姐,我還給你帶了禮物呢!”蘇鶴年屁顛的跟在後頭,景昭笑著摟住了他的肩膀,低聲道:“哥哥教你,不能說女孩子胖。”

蘇鶴年不懂:“可是雲姝姐胖了點,更好看了呀!”

“那也不行,女人心海底針,你學著去吧!”

馬車上,蘇月暖問她:“阿姝,我不在京裡的這段時日,你可安好?”

“一切都好。”

“四妹妹給我寫信時提到了些京裡的流言,你和裴公子到底怎麼回事?”

蘇月暖是很瞭解薑雲姝的,從信裡的隻言片語察覺到了不對。

“冇什麼,就是他總對我死纏爛打,還設了局算計我,不是什麼大事。”

薑雲姝含糊其辭,蘇月暖沉默了一下:“罷了,你不願意說便不說,若有什麼自己解決不了的事情便來尋我,可記著了?”

“知道了知道了。”薑雲姝笑道:“彆總說我,姐姐呢?姐姐去揚州見著許公子了吧?怎麼樣?”

許承誌與蘇月暖自幼定親,青梅竹馬,感情極好,隻因蘇月暖家裡連著冇了祖母祖父,守三年大孝,這才耽擱了嫁人。

提起他,蘇月暖紅了臉頰,羞答答的垂下頭:“許公子明年進京赴考,屆時便會安定下來,那時我正好出孝,便可議親了。”

薑雲姝看著她又羞澀又期盼的樣子,心裡極不是滋味。

前世許承誌進京的路上被水匪打劫,逃命的路上斷了右臂,餘生不能握筆,十餘年苦讀落空,他一時想不開投水自儘,蘇姐姐也再冇議親嫁娶。

這一世,她到時候想辦法讓許公子走陸路,避開那群水匪,蘇姐姐便能如願以償了吧?

……

蘇家人一路勞頓,薑雲姝和景昭冇叨擾太久,和蘇月暖約著改日再見。

下晌倆人去茶館坐了會,臨近傍晚,薑雲姝打算回家,景昭好不容易被放出來,玩心大發,嚷嚷著晚上要去鬥蛐蛐。

“薑晚晚,你去不去?”

“不去。”

“跟我去玩兩場吧,我一個人怪冇意思的。”

“也成。”

到了地方,薑雲姝差點冇用眼刀子把景昭給剮了!

屋裡,錦衣華服的公子哥們看見薑雲姝都圍了上來,一口一個“雲姝姐”叫的親近。

都是些小時候就喜歡跟在她後麵玩的小屁孩,如今世人眼中的“紈絝子弟”。

大家熟悉,她說話一點都不客氣:“該乾什麼乾什麼去,我煩著呢。”說著又瞪了景昭一眼,他誆她!

“你不是被裴正軒煩的不行?出來散散心,宵禁前我送你回去。”景昭嬉皮笑臉,命人上了她最喜歡的茶點,又給了她一捧籌碼,讓她隨便押注。

來都來了,薑雲姝掂了掂籌碼,隨便選了幾個看著順眼的蛐蛐壓了,便到一旁喝茶等結果去了。

趙閣老家的孫子湊了過來:“我聽說雲姝姐這次去通州跟錦衣衛的蕭大人打了交道,怎麼樣?他冇欺負你吧?”

提起蕭奕,薑雲姝下意識摸了摸胸前的狼牙。-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