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裴正軒背後的傷口將將癒合,虛弱到行走都得用兩個人攙扶。

“見過太子殿下。”他俯身叩首,動作牽扯到傷口,疼得他額汗不斷。

太子冷眼看他:“壞了孤的大事,你竟還有臉來見孤!”

冇經太子開口叫起,裴正軒已經被茗棋扶著站了起來,太子正欲發難,忽聽他說道:“我已經確認了薑將軍臨終留下的東西是什麼。”

太子瞳孔瞬間放大,心中慌亂不已,雙手抓著桌邊故作淡定問:“是什麼?”

裴正軒冇回答,而是抬頭盯著太子看了一眼。

那一眼,似是要將他撕碎吞吃,太子心驚肉跳。

眼前的人有些陌生,臉還是那張臉,但骨子裡透著的陰翳沉穩,叫他像是變了個人。

就在太子想質問他時,裴正軒冷不丁開口:“一道密文。”

眼神又恢複了從前溫潤的模樣,太子幾乎懷疑自己剛纔是不是看錯了,但此時他無心計較這些,緊張的盯著裴正軒問:“什麼密文?”

“有關太子殿下的身世。”

隻這一句,便讓太子呼吸一窒!他盯著裴正軒:“來人!”

“且慢。”裴正軒臉色蒼白,聲音也虛弱飄忽,可說出的話卻讓太子不得不重視!

“請太子殿下切莫輕舉妄動,更彆想著派人去搜查,那東西常人料想不到,更需要解密。且我來之前已經將這道訊息告知了他人,若今日我不能安然歸家,有關殿下身世的訊息便會送到蕭奕手上。”

太子冷笑:“裴公子做事不利,算計孤倒是能耐。”

“不敢,我隻是為了自保而已。”

“那是件什麼東西?信?還是什麼物件?”

“等殿下親眼見到,就知道了。”

“東西在哪?”

“我已經替殿下拿到了它,也會替殿下好好儲存。”

裴正軒一直顧左右而言他!卻偏偏拿捏著太子最重要的一道命脈!他冇想到裴正軒竟如此大膽!簡直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咬牙切齒,太子幾乎從齒縫露出了一個“好”字。

“我還有一個請求,望殿下應允。”

“隻要你能幫孤拿到想要的,孤可以應你。”

“我想麵見聖上。”

……

裴正軒一個踉蹌,背後的衣裳已經被血跡滲透,豆大的汗從額角滑落,茗棋忙招呼馬伕扶人,心疼不已:“公子這是何必?就不能先等等,在家把傷養好再說嗎?”

裴正軒垂眼,掩著其中滔天怒火!

等?他一刻都等不下去!

他高熱不退時,做了一個夢。

在那個夢裡,太子亦命他接近薑雲姝尋找一件東西。

他同樣和秦歡兒一起設局,但不同的是,薑雲姝答應了嫁給他。

他清楚,她心裡冇他,可他不在乎,他隻知道,她嫁給了他,從此以後,她是他的妻。

洞房花燭,她臉色冷漠,不願與他親近,他便恪守禮道,不曾近她的身,凡事都想著叫她心甘情願纔好。

婚後,他從沈家人的口中套出了薑將軍留下的東西——竟然是薑雲姝日日戴在身上的那隻長命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