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兒臣參見聖人!”

聖人寢殿內,太子行了大禮,伏地不起。

女官紛紛退下,貼心的合上房門。

“太子好端端的,怎麼行這麼大的禮。”聖人聲音平淡,太子聽的心肝一顫。

蕭奕把事情嫁禍在孫次輔身上,孫次輔是他的人,聖人會不會認為這一切是他指使?

思前想後,他冇辯解,往前膝行了幾步,委屈的喚了聲:“母親!”

太子身為自己還在世的唯一骨肉,聖人聽見這聲呼喚,心難免軟了軟,低聲斥責:“你糊塗!我且問你,你私鑄假銀錠是要乾什麼?”

“兒臣…兒臣……”他不知該不該承認,心中驚惶,忽聽聖人又道:“朕知道你忌憚淮南王,可他遠在藩地,如何能影響到你?”

淮南王?聖人知道他想把事情嫁禍給淮南王?如此說來,蕭奕陷害孫次輔這事還有待考量,聖人又是什麼態度?她明知道孫次輔是自己的人,還這樣下令,是對自己不滿?

太子一個激靈,俯首道:“蕭奕跟淮南王世子走的近,他二人若是狼狽為奸,影響到聖人的江山怎麼辦?兒臣也是為聖人著想!”

聖人對太子實在失望。

“是朕命蕭奕接近淮南王世子的。”

太子先是一愣,隨即就明白了聖人是明蕭奕去監視淮南王世子的動向,他心裡更不得勁。

“聖人就這般信任蕭奕,什麼事情都交給他做,今日早朝,兒臣不過說了兩句話,您便痛斥兒臣,叫兒臣在文武百官麵前丟了顏麵。”

“蕭奕所呈證據確鑿,難不成你想讓朕當著文武百官的麵偏袒與你?”

“兒臣是聖人親子,便是偏袒,又如何?”

“朕是女子!女子當政,本就為天下不容,朕禦宇多年,勵精圖治,這才為天下人愛戴信服!你是想讓朕多年苦心白費,讓天下人嘲笑朕婦人之仁不成?”

聽著聖人真的動了怒氣,太子不敢再說。

“兒臣知錯!”

“朕費儘心力為你奪了這天下,你該知曉朕的苦心纔是。”

“兒臣不敢埋怨聖人,隻是那蕭奕欺人太甚,兒臣心中實在不爽利!”

“你若能拿出蕭奕徇私陷害的證據,朕同樣不會姑息。”聖人說罷,擺手命太子退下。

有女官奉茶。

聖人閉上了眼睛,半晌才低聲歎道:“若是晨兒還活著就好了。”

且說太子歸府,立刻叫下人去喚幕僚,嘴裡還不服氣的唸叨著:

“聖人嘴上對孤好,實際上心不知道偏到何處去了!蕭奕隻是蕭家偏支的人,聖人卻對他如此信寵!又把孤置於何地?”

“聖人口口聲聲說這天下是為我奪的!可為何登基的是她自己?她冒天下之大不韙到底是為了孤,還是為了她背後的蕭家!”

屋裡伺候的宦官聽的心驚肉跳,忙道:“殿下慎言!”

“這是在太子府!如今孤就連幾句話都說不得了?”

話音剛落,便有人進門稟告:“太子殿下,裴公子求見。”

“他還有臉來見孤!”-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