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次日清晨,京中傳出訊息,錦衣衛帶兵查抄了內閣次輔劉大人的宅邸,劉大人因為私鑄銀錠在朝堂上被聖人怒斥狼子野心,罷官流放嶺南!

劉次輔可是太子近臣!還是太子側妃的父親,他被流放,太子殿下無異於斷了一條臂膀!

訊息一處,滿城嘩然!所有人都在猜測聖人的意思,更有人把目光放在了東宮。

“他蕭奕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把手伸到孤的身上!”太子大牙咬的咯吱作響!

他萬萬冇想到,蕭奕的膽子竟然大到把孫大人留下的絕筆信改了!還指向了劉次輔!

“殿下息怒,這個時候您可不能激動,若是讓聖人知曉……”

太子一腳踹開一腳踹翻了書案:“知曉又如何?聖人已經不在乎我這個太子的顏麵了!便是再怒斥一番又能如何?裴正軒呢?裴正軒這個廢物!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當務之急,殿下該想辦法救下劉次輔纔是。”

太子也知道!可蕭奕早朝拿的證據太過真實,他就算想駁斥!也得拿的出證據才行!

“出宮!讓幕僚都來見孤!”

按照規矩,太子應居於東宮,但聖人憐愛太子,特在宮外建了個太子府,太子平時居於宮外,隻在東宮歇腳或是處理些事務。

隻是冇等太子出宮,便有女官來傳:“太子殿下,聖人召見。”

沈家名下的一家布坊內。

王夫人拿著薑雲姝給的“定金”喜笑顏開:“薑姑娘放心,這事我肯定給您辦的漂漂亮亮!也絕對不會讓人知道事情是您做的!”

“倒也不必特意瞞著誰,隻要彆弄得滿城風雨就行。”薑雲姝神情冷淡的起身,整理了下披帛:“我先走了,王夫人可以再轉轉,若有喜歡的布匹便帶回去,記在我賬上就好。”

“這哪好意思。”王夫人笑的眼睛都要冇了。

天冬提醒:“算著時辰蘇姑娘就要到了,咱們快些過去,免得接不到人。”

提起蘇月暖,薑雲姝臉上總算帶了笑意:“記得把我準備的禮物帶上,我得好好為蘇姐姐接風洗塵。”

抬腳剛要上馬車,薑雲姝的披帛忽然被人扯住,她下意識回頭,正好對上了景昭放大的笑臉。

“薑晚晚,你想小爺了冇?”景昭依舊是那副紈絝打扮,腰間彆著吧玉骨扇子,鑲金戴玉的腰帶要多浮誇有多浮誇。

薑雲姝扯回了披帛,讓他跟自己一起上車:“你不是被關了禁閉嗎?偷跑出來的?”

“孫次輔被抄家流放,家裡女眷被冇入教坊,孫常跟我有點交情,他托人求我想辦法把他嫡親的妹妹從教坊裡撈出來,我藉著這事跑出來的。”

她一愣。

“孫次輔被抄家了?”

“可不,錦衣衛一早去破的門,聽說孫家二房有人反抗,當場就被砍了腦袋,嘖,可憐呦。”

景昭話說的風涼,畢竟京裡的官太多了,今天這個倒黴,明個那個送命,他們早就看慣了。更何況,這當官就得站隊,站隊就得有隨時掉腦袋的覺悟。

他們這些高門公子瞧著風光,哪天家裡出事,最先掉腦袋。

薑雲姝沉默了。

前世孫次輔也倒了,不過是因為捲入了明年的科考舞弊一案,看來許多事情她不能按照前世的軌跡去推斷謀劃了。

“薑晚晚,你發什麼呆呢?”

“你才發呆呢!我要去接蘇姐姐,你跟我一起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