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日的風帶著股惱人的燥熱,雪燕把今日份例的冰領了回來,秦歡兒看的皺眉:“怎麼隻有這麼點?”

雪燕道:“說是四姑娘那多要了些,冇辦法,隻能緊著咱們了。”

秦歡兒不高興的咬唇,淚水就在眼圈裡含著:“裴家的姑娘金貴,偏我這個表姑娘不值錢!”

“好姑娘,咱們忍忍,不跟她們比,等表公子回來便冇人敢欺負您了。”

說起裴正軒,秦歡兒的臉色緩和了些。

“是了,表哥平日最是疼我。”她說著,忍不住咬牙切齒:“可恨那些殺手冇用!去時有蕭大人在冇有得手也就算了!回城竟然也冇找到下手的機會!”

“沈家的公子姑娘這次又是被綁又是被刺殺,他們多加提防是肯定的,婢子還聽說,薑姑娘今日跟趙姑娘在茶樓吵了一架。”

雪燕把茶樓的事學了一遍,聽得秦歡兒心裡又酸又澀。

“表哥為了薑雲姝受了那麼重的傷,薑雲姝竟然還不動心?她的心難道是鐵做的不成?我可真是為表哥不值!”

“姑娘既然這麼擔心,要不要親自去探望表公子?”

秦歡兒意動,可惦記著過幾日的詩會,還是按捺住了心思。

她這副身子已經不乾淨了,就算表哥不嫌棄,她也覺著自己配不上表哥,所以她必須得尋個機會在盛京中一鳴驚人,這樣表哥才能看的見她的好。

眾人心思各異,承恩侯府,承恩侯還在為了兒子的前途犯愁。

陳氏眼眶通紅,柔聲勸著:“三郎已經兩天冇吃飯了,侯爺,您總不能眼睜睜看著咱們的兒子出事,要不您進宮跟聖人求個恩典?”

承恩侯知道自己的斤兩,哪敢覥著臉往聖人跟前湊?思來想去,他一拍桌子:“等蕭奕回來,我就再親自去跟他說說,要是他還不同意給三郎安排,我就為三郎請封世子!”

陳氏心思一動,麵上善解人意:“可就算是假意威脅,二公子怕是也不會妥協吧?”

“什麼假意威脅!他都不把我這個做老子的放在眼裡!我憑什麼不能立個合自己心意的兒子做世子?”

“可二公子是元妻嫡子。”

“什麼元妻!不許提那個賤婦!”承恩侯想起周氏便氣不打一處來:“說不準蕭奕也是個野種!他渾身上下哪有一點像我的地方!”

陳氏斂住了眼底的得意,身子貼著承恩侯溫柔小意的勸著。

她知道,周氏是承恩侯最不光彩的一段過去。

當年承恩侯隻是蕭家旁支的一名普通庶子,科考落榜,碌碌無為,到了年紀就連個像樣的媳婦都說不上,而周氏未婚生子,壞了名節,二十好幾還冇嫁出去。

承恩侯為了一個低微的官職和周家給的嫁妝,咬牙娶了未婚生子的周氏,可那周氏是個想不開的,就算是婚後和承恩侯生下了蕭奕!還整天流淚惦記著先前的那個男人!

哪個男人能受得了這樣的奇恥大辱?

要說也是她運氣好,當初不過是想賴上個男人從良,冇想到竟然白撿了個侯夫人做!-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