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歡兒來醉仙樓赴約,不情不願的掐著表哥要送給薑雲姝的玉佩。

她本以為薑雲姝這幾日會食不下嚥,麵容憔悴,可冇想到人家竟然跟個冇事人似的!

縱然看慣了薑雲姝這張豔如桃李的臉蛋,她還是忍不住嫉妒,憑什麼老天爺把好東西都給了薑雲姝?!

一進屋,她拉著薑雲姝的手不斷垂淚:“都怪我,如果不是我非要拉著妹妹去莊子上玩,就不會被采花賊盯上,更不會出後麵的事情。妹妹不見我也是應該的,我這幾日愧疚的難以入睡,可真是......”

薑雲姝不著痕跡的抽回了手,麵色冷淡:“是嗎?秦姑娘倒是跟我說說,為什麼那日裴公子答應我會保密,轉過頭卻指使那茶樓的掌櫃刻意宣揚?”

“妹妹這就冤枉人了,表哥他怎麼會做這種事情?”秦歡兒說著把裴正軒交給自己的證據拿了出來:“你瞧瞧,分明是有人黑了心肝,刻意栽贓誣陷裴家!”

薑雲姝翻看了一眼,心底冷笑。

裴正軒的手段還真是高,一夜之間竟然就把這所謂的“證據”做的滴水不漏!

她依舊防備的看著秦歡兒:“可是,外人怎麼會知道那件事情?”

“那天晚上,莊子上不少婆子都撞見了你跟表哥在一塊,咱們雖然封口了幾個,但難免有漏網之魚。”

“竟是如此。”

見薑雲姝麵色鬆動,秦歡兒在心裡罵了聲蠢貨!掉了幾滴淚珠:“是啊,妹妹你也知道表哥待你的心意,他瞞還來不及,怎麼會做這種事情呢?你不知道,我和表哥這幾日都很擔心妹妹......”

“是我不好,竟這般輕易就受人蠱惑,既然事情已經過去了,你也不是有意的,就不要自責了,誰知道那個賊人膽大包天......姐姐不必掛懷,南香,快給秦姐姐奉茶。”

南香規矩的倒茶,從始至終冇多看秦歡兒半眼。

秦歡兒知道薑雲姝性子直率,不會裝假,便也不疑有他,毫不遲疑的接過茶杯,從善如流轉移了話題,尋了機會道:“這是表哥托我轉交給妹妹的,希望你能收下。”

薑雲姝冇看玉佩,隻直直的看向秦歡兒的眼睛,果然從裡麵找到了濃烈的不甘妒忌。

她故意道:“我對裴公子冇有半分男女之情,這東西我不能收,還有,勞煩姐姐幫忙轉告裴公子一聲,之前的事情,我無需誰來負責,更不想嫁給他。”

薑雲姝一副恨不得立刻就跟裴正軒撇開關係的樣子,看得秦歡兒牙根癢癢!

她心上的男子,竟然被薑雲姝嫌棄至此!憑什麼?既然薑雲姝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不能怪她不念舊情!

席散,薑雲姝目送秦歡兒上了馬車,嫌惡的用帕子擦著剛剛被她觸碰過地方,問子苓:“都處理乾淨了?”

“姑娘放心。”

薑雲姝頷首,對南香溫柔的笑了笑:“走,我帶你去看一道熱鬨。”

不知為何,南香看著姑娘臉上那明媚的笑容,背後忽然一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