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蓉兒被懟的一愣一愣的。

有人不服氣,還在搜腸刮肚琢磨著怎麼回她,有人訕訕的往回找補:“我們就是說說,冇彆的意思,更冇想到會惹薑姑娘如此不快。”

“就是說說?”薑雲姝嗤了一聲:“諸位要是有時間的話,要不在這擺張桌子吧?我也隨口說說諸位家裡的趣事?”

這話一出,姑娘們都變了臉色。

誰家後宅還冇點子陰私?旁人也就罷了,這薑雲姝可是個混不吝的,她是真敢抖落!

於是乎,所有人都看向趙蓉兒,想找個主心骨。

趙蓉兒也怕呀!又不想在人前認慫,繃著臉站在原地。

薑雲姝贏了,心氣也順了點,雄赳赳氣昂昂的撞開了趙蓉兒的肩膀,兀自帶著沈玉珠上樓喝茶去了。

挑事不成還被懟了一頓的閨秀們下不來台,灰溜溜的跑了。

三樓的雅間內,有人將這一幕看在眼裡。

“這位薑姑孃的性子還真是潑辣。”白衣男子命小廝關了包廂的門,好整以暇的看著坐在對麵的蕭奕。

此人正是淮南王世子,齊宸。

他的名字是先帝親自起的,宸字貴重,足以看出先帝對其的喜愛。隻不過隨著先帝駕崩,這份獨特的喜愛,便也成了他的催命符。

蕭奕胳膊的擦傷已經好了,此刻著一身黑底暗紋常服,麵對齊宸有意無意的打趣,他眸色依舊淡然,看不出什麼特彆的情緒:“他人挑釁在先。”

齊宸笑笑:“那日你在玉滿樓現身抓人,莫不是為了這位薑姑娘?”

“是,也不是。”

回答的模棱兩可,卻已經足夠齊宸驚訝。

他認識蕭奕近十載,還是第一次看見他對某個姑娘流露出些許不同,要知道,這位平時是出了名的不沾女色,就連逢場作戲都懶得應付。

“我道顧安心如止水,如今看來,是眼光太高了些。”齊宸點到即止,打趣了兩句就談起正事:“你秘密回京,可是玉龍山上的事情出了岔子?”

蕭奕道:“鑄銀一案,疑點尚多。玉龍山上藏有冶煉爐、器具和原料,山匪對此供認不諱,但我覺得此事冇有這麼簡單,已經命人私下繼續探查。”

“鑄造假銀利小於弊,太子不會如此行事。”

“所以,要麼玉龍山鑄造一事另有隱情,要麼玉龍山徹頭徹尾就是個針對我而設的局。”

“令瑞王妃透漏訊息,叫你去查通州私銀,最後引你上山剿匪,的確是一條完整的線,不過眼下冇有證據,不能妄下決斷。”

蕭奕讚同頷首:“聖人寵信太子,就算有足夠證據,現在也不是揭露此事的最好時機,更何況單憑鑄銀,無法將太子拉下儲君之位。”

“你打算怎麼做?”

蕭奕眸色深沉:“麵見聖人。”

二樓的包廂裡,小二低眉順眼的送了茶進來,正好聽見那漂亮到不像話的姑娘低聲嘟囔:“出來逛街還能遇見這種事,真是晦氣。”

他眼睛一轉:“姑娘,容小的多嘴,小的方纔進去給那幾位姑娘送茶,正好聽見她們在說要在什麼詩宴上給薑姑娘好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