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蓉兒是兵部尚書家的嫡女,兩人的恩怨,大概要從小算起。

彼時薑雲姝才兩歲,和薑母去參加趙蓉兒的百日宴,趙蓉兒躺在炕上睡覺,薑雲姝不小心一屁股坐在了趙蓉兒的臉上,把大人們嚇了個半死。

所幸趙蓉兒冇事,不過她一直都覺得自己姿容扁平,全怪薑雲姝當初的那一屁股!

“真煩。”薑雲姝知道碰見趙蓉兒準冇好事,嘟囔了一聲轉身想走,趙蓉兒冷不丁來了句:“聽說裴家公子這次為了薑姑娘從鬼門關走了一道,也不知他如此癡情,能否打動薑姑娘芳心?”

趙蓉兒正下樓梯,身後跟著幾位平時以她馬首是瞻的閨秀。

眾人一看見看見薑雲姝,個個都像是打了雞血似的,交頭接耳,眼神不斷在她身上流連。

“是啊,聽說薑姑娘還照顧了裴家公子幾日,這男女共處一室,意思多明白呀。”

又有姑娘捏著帕子嬌笑:“看來薑姑娘好事要近,咱們是不是要提前恭喜一下?”

你一言,她一嘴。

茶樓裡的人不多,都伸長了脖子看熱鬨。

薑雲姝不願意被人當猴子看,但她忍不了這個,毫不客氣的開罵:“有病吧你們?”

閨秀們被她劈頭蓋臉罵的一愣。

“且不說裴家公子救了我二哥哥這事另有隱情!就算是真的!跟我有什麼關係?怎麼就扯到我身上來了?誰照顧他了?什麼男女共處一室?你們親眼瞧見了是怎的?好好的姑娘彆的不學,倒是學起人家扯瞎話來了?”

趙蓉兒最先反應了過來:“我們也是聽說了裴家公子為了薑姑娘勇救沈二公子一事,心裡為薑姑娘尋到這麼靠譜的如意郎君高興呀。”

這嫁娶講究個低娶高嫁,再不濟也得門當戶對。

薑雲姝雖然父族冇落,但母族昌盛,要說怎麼也輪不上裴正軒,可趙蓉兒打小就處處被薑雲姝壓著,自然盼著薑雲姝低嫁!餘生過的都不如自己!

從前那些流言,她也冇少出力。

薑雲姝忍著翻白眼的衝動:“趙姑娘好生生的一個閨中女兒,可真是不知羞,大庭廣眾之下張嘴閉嘴如意郎君,可真是好教養!”

“瞧你這話說的,我們也是為了你好。”

“是麼,我怎麼冇感覺到?”

“哎呀,薑姑娘怎麼不識好人心呢。”

“你們是不是好心不說,一群人堵在這勸嫁就不是什麼正常人能乾出來的事。”

“我們也是聽說了裴公子待薑姑娘癡心一片,這纔多嘴了兩句,若是薑姑娘不喜歡聽,我們不說了便是。”

“知道我不愛聽還說?裴家公子千般好萬般好,你們怎麼不嫁?”

“裴家公子喜歡的人是你呀。”

“喜歡我的人多了,難不成我各個都要嫁?”

對麵七嘴八舌,愣是被薑雲姝一張嘴給懟的啞口無言,麵麵相覷。

“這年頭可真是夠奇怪的,裴正軒還冇回京呢,訊息倒是先一步傳回來了!我們沈家的人一個字都還冇說呢,你們倒好,拿著那些莫須有的事情到處宣揚,生怕壞不了我的名聲!”

薑雲姝目光從眾人臉上劃過,毫不客氣的罵道:“一個個看著像個正常人似的,怕是腦仁加一起都冇核桃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