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叫人把從通州買的小玩意給景昭送去,這才知道景昭又被關了禁閉。

她見慣不怪:“他又惹什麼事了?”

“景世子打了董尚書家的嫡次子,侯爺罰他閉門自省十日。”

“十天而已,不算什麼。”

薑雲姝說著選了對耳環戴上,子苓打外頭進來,手裡捧著芙蓉花:“新開的芙蓉,您簪一朵肯定好看。”

時人有簪花的習慣,更常以花為名開宴。

薑雲姝選了一朵,子苓幫她簪在鬢邊,又用小夾子固定,旁邊點綴了幾顆珍珠,簡單又不失雍容。

她顏色好,濃的淡的都能壓住。

沈玉珠來找她,眼前一亮:“三姐姐發上的芙蓉真好看。”

“園子裡開了許多,你喜歡就摘些回去。”

沈玉珠年歲小,平時最喜歡黏著薑雲姝,也不客氣,叫丫鬟挑好看的摘回去插在花瓶裡養著。

姐妹倆去布莊選了合適的料子,沿街閒逛。

沈玉珠忽然扯了扯薑雲姝的衣袖,示意她看對麵那黃衫的嬌俏美人。

美人正巧也瞧見了她,欣喜的喚道:“雲姝姐姐?”

薑雲姝微不可察的皺了下鼻子,想裝冇看見對方,薑憐憐卻是提著裙襬快步走來,親熱的來握她的手:“雲姝姐姐,你回來了。”

她不著痕跡的避開,不冷不淡的點了點頭。

沈玉珠乖巧的跟對方見禮,喚了聲:“薑二姑娘好。”

薑憐憐是薑雲姝的堂妹。

她一貫看不上薑家的那些人,也隻有二房的薑憐憐能讓她另眼相待。

不過事實證明,她這人眼神真的不怎麼好。

前世沈家出事後,薑憐憐立馬撇清了跟她的關係不說,她的夫家更是落井下石,給沈家羅列了許多條無中生有的罪狀。

薑憐憐見薑雲姝對自己態度冷淡,柔聲問:“雲姝姐姐可是還在生祖母的氣?”

薑雲姝冇理她。

“她也是被裴家送來的金銀晃了眼,你知道的,她老人家一貫眼皮子淺,但人不壞。父親已經說過她了,她不會再去摻和你的婚事,姐姐放心就是了。”

話說的好聽,可薑老夫人就算想拿捏她的婚事,也得有那個能耐才行!

眼看著薑憐憐又要開口,薑雲姝道:“薑二姑娘這話說錯了,我不是在生薑老夫人的氣,隻是單純不想搭理你罷了。”

薑憐憐一愣,言語間帶了急切:“雲姝姐姐,可是我做錯什麼惹你生氣了?”

薑雲姝冇回答,隻給了她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拉著沈玉珠的手離開了。

至於那眼神裡的內容,就讓薑憐憐自己惴惴不安的琢磨去吧。

薑憐憐心肝一顫。

難不成薑雲姝知道她做的那些事了?

不,不可能。

“雲姝姐姐!”她追上去,被丫鬟攔住。

沈玉珠覺著自家姐姐情緒不好,反握住了她的手:“三姐姐,可是薑二姑娘做了什麼對不住你的事?”

薑雲姝怔了下,微微搖頭。

趨吉避凶,人之常情,對於前世對落井下石的那些人,她心裡不喜,但也不想跟個烏眼雞似的,看誰都想上去鬥一鬥,報複回去。

對於這一世還冇發生過的事情,她懶得仔細計較,隻打算遠著那些彆有用心的人就是了。

薑雲姝今天出門冇看黃曆。

纔打發走一個薑憐憐,又在茶樓碰著了個不對付的趙蓉兒。-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