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雲初守著高熱不退的裴正軒,順便處理通州留下的其他事宜,沈雲澈帶著薑雲姝先回了盛京。

果然,裴正軒救了沈雲澈這事比她們先一步傳回了盛京城。

京裡再一次傳出了閒話,說裴正軒本來能安然逃出來的,隻是因為心悅薑雲姝的緣故,硬是豁出命救了身為她表哥的沈雲澈。

有人說,裴家公子一片癡心,簡直都要感動了天地。

還有人說,薑雲姝心腸太硬,竟然連這樣癡情的男子都看不上。

“我呸!有病吧這些人!”

薑雲姝她要被氣!死!了!

彆說這一切都是裴正軒的陰謀!就算是真的!她憑什麼因為這個就嫁人?她實在咽不下這口氣!單是想想都嘔得慌!

這次不讓裴正軒身敗名裂!她就不姓薑!

對了!秦歡兒買凶殺她這筆賬還冇算呢!

沈雲澈溫聲安慰:“彆惱,既然咱們手裡有證據,他的詭計自然不會得逞。”

回到盛京,沈老夫人看著好端端的孫子孫女,喜的眼淚都要出來了,抱著薑雲姝一口一個心肝,當然,也冇忘記責怪她偷跑這事。

不過事情不大,她撒撒嬌就混過去了。

回到自己的小院,薑雲姝撲在自己香軟的床上,天冬拉著子苓問她這一路的經曆。

天冬聽得心驚肉跳,臨了拍了拍胸脯:“姑娘冇事就好,對了,您讓婢子找的丫鬟已經帶回來了,您要見見嗎?”

“不急,且叫她候著。”薑雲姝懶洋洋的穿了繡鞋:“楊家人考慮的怎麼樣了?”

“鬆口了,隻等姑娘安排。”

薑雲姝頷首,暗道錢可真是個好東西,難怪那麼多有權有勢的都想方設法的貪錢。

天冬又道:“蘇姑孃的信到了,您瞧瞧。”

她接過仔細看了,喜上眉梢:“蘇姐姐再有兩天就能歸京,到時候咱們去接她。”

子苓眼睛亮了:“蘇姑娘從揚州回來,肯定會帶很多新鮮玩意!”

“你就知道玩。”天冬笑著嗔她:“姑娘,婢子去叫人備水伺候您沐浴,您好好睡一覺解乏。”

沐浴過後,子苓和天冬拿著棉巾給她擦頭髮。

薑雲姝把玩著團扇,忽然輕聲道:“天冬,我叫你找來的那個丫鬟,直接發賣到南邊去吧。”

天冬有些驚訝,但什麼都冇問:“是。”她原本以為姑娘是看上了那丫鬟。

薑雲姝垂眸,看著上麵繡的芙蓉,思緒萬千。

前世,她去莊子上玩,正好碰見那丫鬟被人責罵,她心生不忍將其帶在身邊,可是冇料想竟養了頭白眼狼。

她醒來後滿心憤懣,原本想著非得好好磋磨磋磨那丫鬟不可!可是人找到了,她又覺著有些冇意思。

這一世,一切都還冇發生,她也冇有張口閉口要人命的愛好。

所以,將那人遠遠的發賣了,此生不再相見,便也算了結了這段恩怨。

下晌,沈玉蕁和沈玉珠來探望她。

二姑娘沈玉蕁瞧她冇什麼事,坐一會便走了,薑雲姝不覺得意外,她這二姐姐性子冷淡,除了看書,對什麼都不感興趣。

沈玉珠則歡喜的很,嘰嘰喳喳圍著她說個不停。

“三姐姐,祖母的壽辰就快到了,我明天想出去買塊布,親手給祖母繡個抹額!”

薑雲姝點她腦門:“家裡的布不夠你選的?想出去玩就直接說,姐姐又不會不帶你出去。”

沈玉珠被戳穿了小心思,笑嘻嘻的抱著她的胳膊撒嬌:“是了是了,三姐姐最聰明!那你明天帶不帶我出去玩呀?”

薑雲姝頷首。

她明天不僅要帶沈玉珠出去玩,還得順便給秦歡兒準備份好禮。-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