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天夜裡,玉龍山被錦衣衛攻占,山匪儘數落網。

“找到了熔鍊銀子的爐子和相關的器具,但是現場情況有些古怪,還得細查。”

蔣鴻將今日玉龍山上的情形跟蕭奕稟告了一遍,又忍不住瞥了眼他的傷口,嘿嘿笑道:“您是不知道,薑姑娘聽說您中毒了,來的時候那是滿眼的擔心!還搶在最前麵給您解了毒!”

蕭奕對自己在薑雲姝心裡有幾斤幾兩還是有數的。

“滿眼擔心?”

蔣鴻有點心虛,咳嗽了一聲,掩飾的說道:“反正人家薑姑娘來了,還給您解了毒!”

蕭奕把子苓送來的玉佩戴在腰間,想著薑雲姝轉著眼珠跟自己討好處的模樣,眸底染了淺淡笑意。

小狐狸心眼多的不行,偏叫人一眼就能看出來心思。

又想到了什麼,他斂了情緒:“查一查,她可與毒樓有所往來。”

“您懷疑薑姑娘?”

“並非懷疑,毒樓之人心思叵測,我擔心她年幼不經事,被人所惑。”

“懂了,屬下這就吩咐下去。”

蔣鴻剛要走,竹謹問:“沈家這邊,小的該備什麼謝禮?”

“等回京再說。”

竹謹懂了。

等回京再道謝,主子就又多了個能登沈家門的機會。

蔣鴻臨出門,蕭奕又道:“找個頭領嚴加拷問,要裴正軒勾結玉龍山匪的證據。”

蔣鴻點頭,隨口提了句:“這群人嘴都挺嚴的。”

蕭奕冷笑。

“問不出來,就造個假的。”

且說薑雲姝回來之後被沈雲初好頓說教,什麼女兒家該當矜持自重……她聽得耳朵都要起繭子了!

好不容易等沈雲初走了,她喝了杯花茶,她靠在窗邊掰著手指頭數這幾天以來的事情。

“姑娘算什麼呢?”

“我算算我和蕭奕誰欠誰的多些。”

這一路發生的事情太多,大的小的,你救我我救你,似乎早就亂了,也捋不清誰多誰少。

提起蕭奕,子苓心中警鈴大作:“姑娘算這個做什麼?”

她愁壞了!那蕭大人雖然長的好看!可整天殺人放火,仇家遍地,姑娘要是真看上他,下半輩子可怎麼辦是好!

薑雲姝無奈啊:“放心吧,我對蕭大人冇意思,你有空多替我打探打探訊息,彆總琢磨這些有的冇的。”

子苓半信半疑。

“對了,裴公子的情況好像不是太好,婢子方纔瞧見那屋裡又往出端血水了,聽說他高熱不退,嘴裡還一直喊著胡話。”

“活該,燒死他纔好。”

薑雲姝低低的罵了一聲,又想到了大夫說的毒樓。

毒樓。

如果穿雲真是出於毒樓的,老頭子到底是什麼來路?又為什麼會淪落到那個地步?

——————

玉龍山匪被剿滅的訊息頃刻間傳的沸沸揚揚,蕭奕的聲名再一次響徹盛京周圍。

卻冇幾人感謝,甚至還有百姓說,蕭奕是夜叉托生,這輩子專門收割人命來的!要不然他怎麼能把就連官府都解決不了的山匪一窩端了呢!

“愚昧無知!蕭奕剿了山匪,這是利民的好事!那些百姓可真是不知好歹!”

薑雲姝憤憤不平!蕭奕反倒像個冇事人似的,似乎一點都不在乎外麵的人怎麼評判他。

不過仔細想想,不僅百姓,就連京裡也冇人說過他好話,就連她在認識他之前,不是也對他有著諸多誤解嗎?

“薑姑娘。”

竹謹敲門,送來了她先前托蕭奕弄的山匪供詞。-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