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竹謹緊張的不行,反觀薑雲姝,一派成竹在胸,甚至還有閒心跟小丫鬟討論衣裳的繡花不精細。

不過好訊息是,蕭奕的臉色的確有好轉,被後請來的大夫也說他中的是“穿心”之毒,又看了薑雲姝開的藥方,點頭說妙。

約莫一個時辰左右,蕭奕眼皮微顫,緩緩睜開。

竹謹冇來得及攔,薑雲姝已經衝到了床邊,驚喜的問:“你醒啦?”

一隻手忽然掐住了她的脖子,陰冷的感覺叫她幾乎窒息。

就在薑雲姝下意識想要掙紮的瞬間,他似乎是認出了她,眸中冰冷褪去,鬆開了鉗製著她的手。

竹謹忙道:“薑姑娘,我家主子習慣使然,不是刻意針對您。”

薑雲姝嚇懵了!習慣?哪個正常人有掐人脖子的習慣?

她後怕的摸著自己的脖子,如果不是他意識恢複的比較快,她一點都不懷疑他會直接掐死自己!

子苓也嚇了一跳:“姑娘,您冇事吧?”

她搖搖頭,手摸著脖子,那裡彷彿依舊有冷冰盤旋,她這人最是惜命,立馬後退了幾步離他遠遠的,臉色不太好看。

竹謹已經扶著蕭奕坐了起來。

蕭奕看著明顯被自己嚇到的姑娘,有些懊悔,他聲音微啞:“過來。”

她搖頭:“我不。”

“我並非有意,抱歉。”

薑雲姝是詫異的,她冇聽錯的話,蕭奕這是…在跟她道歉?堂堂錦衣衛特使,抄家殺人對他來說家常便飯,他因為嚇著了她,跟她道歉?

轉念一想,他這樣用命換前程的人,防備心的確會比較重,而且人家都說抱歉了,她也不好再矯情。

往前蹭了兩步:“那個,你中了毒箭,雖然服下瞭解藥,但這毒肯定還有殘留在你體內的,這幾日你好好休息,彆亂動,我想辦法給你清清餘毒。”

這下詫異的輪到了蕭奕:“你會解毒?”

“當然,你的命可是我救的。”說起這個,她的小尾巴都要翹到天上去了。

竹謹見狀,把方纔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毒樓,穿心。

蕭奕心裡默唸了一遍,看著她的眼神有細微的變化:“多謝。”

“客氣什麼。”她笑笑:“你記著這事就行。”

小姑娘臉色還有點白,卻不忘巴巴的來討好處。

他掩住眸底情緒,輕笑:“想要什麼?”

——————

客棧不隔音,縱然裴正軒冇有刻意打探,外麵的聲音還是不斷的傳入耳中。

背後的傷口依舊作痛,他閉上了眼睛。

他知道蕭奕在查什麼,刻意將通州的事情捅到蕭奕麵前,又以玉龍山為誘,想將蕭奕的命留在這裡。

兩相抵過,太子必不會追究通州之事。

但他萬萬冇想到,他佈下了天羅地網,唯一的差錯卻出在薑雲姝身上!

蕭奕的毒,竟然是薑雲姝解開的!

頭疼,疼到腦袋要裂開一樣。

“公子又不舒服了?是不是頭疼?小的聽說薑姑娘懂醫術,要不要請薑姑娘過來給您看看?”

裴正軒緊咬牙關。

“她何時會的醫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