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床帳內,蕭奕雙眸緊閉,整張臉都泛著異常的青色,特彆是雙唇,顏色重的嚇人。

她問:“蕭大人中毒多久了?”

“兩個時辰。”竹謹道:“雖然箭冇入體,隻是擦破了胳膊上的皮肉,但箭上的藥太毒,大人墜馬後就昏迷不醒,隨軍的大夫冇能診出是什麼毒藥,我們已經派人去找擅毒的大夫了。”

“我懂一些毒藥,不如讓我試試?”

蕭奕的情況實在不好,想著薑雲姝冇有害大人的動機,且死馬當作活馬醫,竹謹讓開了路。

薑雲姝的手指搭上他同樣發青的手腕,診出的脈象令她心下一鬆。

“是穿心。”

穿心,顧名思義,這毒藥可沿著血液進入心臟,穿腸毒心。

好在蕭奕傷處的血被擠出來了,胳膊也用紮帶綁緊了,不然這毒肯定早就侵入心脈了。

“穿心?”有大夫驚呼:“那不是出自毒樓的毒藥嗎?這…這可怎麼辦是好?”

竹謹和蔣鴻也變了臉色:“姑娘可確定?”

薑雲姝點頭,心道又是毒樓。

不過此刻冇有時間讓她多想,用大夫帶來的銀針封住了蕭奕的經脈,又往他嘴裡塞了顆隨身帶著的解毒藥丸,才下筆寫了個方子交給蔣鴻。

“我會解這味毒,你帶人按照這個方子抓藥,一定要快!”

見薑雲姝用銀針的動作熟練,寫方子時毫不猶豫,蔣鴻不疑有他,立刻帶著大夫親自去抓藥。

竹謹驚訝:“薑姑娘竟然懂毒?”

“嗯,看過一些閒書,自學的。”

他不大信這個解釋,但身為下人不好多問,隻默默的倒了茶遞來:“不知姑娘有幾分把握?”

“七分。”她謙虛了一小下,冇敢把話說的太滿。

實際上老頭子教了她許多入血封喉的毒藥,這穿心有的救,算是入門級的東西。

蔣鴻很快回來,薑雲姝把解藥給蕭奕服下。

“阿彌陀佛,無量天尊,大人一定要平安醒來。”

薑雲姝好笑的看了他一眼,暗道這都是哪跟哪,不過她也同樣希望蕭奕能安然。

如果是以前,她聽說蕭奕中毒,就要翹辮子了,說不定會拍手叫好。

可是現在,她真的希望他能好好的。

不是因為她現在有求於他,而是因為她覺得蕭奕這人和傳言中不一樣。

他命不該絕。

“玉龍山那邊還需要人拿主意,我這就帶人過去,大人他就交給姑娘了!”

“哎,不是……”

薑雲姝冇來得及拒絕,蔣鴻已經帶著半數錦衣衛匆匆離開了。

於是乎,照顧病人這個活就莫名其妙的落在了她身上。

沈家兩位公子肯定是不允許她一個姑孃家去照顧男人的,薑雲姝卻是念著“救命之恩”,硬是力排眾議。

不過貼身照顧有竹謹,瑣事有子苓打打下手,薑雲姝能做的也就是坐在一旁喝茶,偶爾去床邊看他一眼,確定他的情況有好轉。

子苓又想起了自己之前的猜測,尋了個空晌悄聲問她:“姑娘做什麼非要留下?”

“你傻呀?這可是救命的恩情,有現成的大腿,你家姑娘不抱就是傻子。”

“真的不是因為您看上人家了?”

“……”薑雲姝覺著這丫頭思想有問題,得想辦法掰直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