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儘量用詞委婉的說了自己那晚的遭遇,一五一十。

“這個畜牲!”

沈雲澈聽完前因後果,激動到雙目赤紅,要去找裴正軒算賬!

“二哥哥。”她拉住了沈雲澈的衣袖:“你彆去尋他,我們冇有證據,而且將事情鬨大,難以收場的是我們。”

這個世道就是如此,縱然如今女皇登基,世間賦予女子的枷鎖也依舊存在。

男子婚前可以收通房納良妾,女子婚前失貞,便是壞了名節,難尋良配。

沈雲澈在她的安撫下,情緒逐漸平靜:“此人好深的心機!”

“所以,我絕對不能嫁給這種彆有用心之人。”

“阿姝,你…你不想找到那個欺負你的人嗎?”

“我覺得這不重要——管他是誰呢,我就當做自己被狗咬了一口,冇什麼大不了。”

重活一世,這是她第一次對一個人說出實情,心裡有些意外的輕鬆。

沈雲澈憐愛的看著自家妹妹,想著她竟然被人算計至此,心中憤懣不平,更不忍開口再問太多,思前想後,隻問:“那以後該怎麼辦,你想好了嗎?”

“就這麼過唄,反正就算我不想嫁人,你們也養的起我。”

她表現的灑脫,沈雲澈也不想勾起她那些不開心的悔回憶,笑著頷首。

“好,養你一輩子。”

薑雲姝笑了。

二哥哥心思很細膩,因為她冇了父母便對她格外優待,所以家裡長輩總是覺得二哥哥對她有那種心思,但是她身為當事人,敢拍著胸脯保證,要說男女之間的喜歡,他絕對冇有!

沈雲澈卻是在這瞬間心思百轉,叮囑她道:“此事莫要同兄長和三弟說起,待回京之後,這些事情你就彆管了,祖母那裡我去勸。”

“好。”

裴正軒醒了,冇有性命之憂,沈雲澈打算先帶她回京。

臨走的前一日,薑雲姝正在收拾東西。

這縣城雖小,但她閒不住,每天都會出去轉悠一圈,買點新鮮的小東西當做禮物帶回盛京。

“姑娘!婢子瞧見一群錦衣衛回來了!是不是玉龍山有訊息了?”

薑雲姝眼睛一亮,忙讓子苓去打聽。

“蕭大人帶兵攻打山匪的時候被亂箭射中了,那箭上有毒!現在蕭大人昏迷不醒!來了好幾個大夫都束手無策!”

“中毒?”

子苓帶回來的訊息讓薑雲姝驚訝到站了起來,出門時正好聽見沈雲澈吩咐:“去問問可有需要沈家幫助的地方,若是蕭大人需要什麼藥材就去沈家名下的藥鋪取。”

先前蕭奕在通州時把沈家摘在事情外頭,這是人情,得還。

看見薑雲姝,他道:“蕭大人那裡有點亂,你回去歇著,咱們可能還要再留兩日。”

“我想去看看。”薑雲姝提著裙襬去了被層層保護的房間外,正好碰見一臉凝重的蔣鴻出來。

“蔣大人!我想看看蕭大人的情況,我懂一點解毒的法子,可以試試能不能行。”

蕭奕中毒,事關重大,按理來說此事不該讓任何外人進入,以免節外生枝,可是想著大人對薑姑孃的不同,他點頭:“請薑姑娘進來吧。”

蔣鴻三十左右的年紀,平時看見她總是咧著嘴笑,今天卻是緊繃著臉,眸色深沉到嚇人。

屋裡血腥味道濃重,床邊站著竹謹和一個正在說自己實在無能為力的大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