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然呢?”薑雲姝嘲諷:“難不成你是真心喜歡我?”

裴正軒掙紮著想要起來,被小廝緊緊按著勸著,蒼白的臉因為激動有了淡淡血色。

“薑姑娘,我知道在你心裡我不是什麼正人君子,可你唯一不能懷疑的就是我對你的感情。”

他的眼神很熟悉,是她前世曾經見過許多次的,偏執到令人窒息的“喜歡”。

她忽然愣住了。

裴正軒這演技也太好了。

她忽然想起了前世的林林總總,對自己一直以來的認知產生了一些懷疑——可如果他流露出來的情緒都是真的,那前世他後來做出的那些事情,又如何解釋?

薑雲姝腦袋裡一時混亂極了。

“薑姑娘。”裴正軒看著她,內心前所未有的慌亂:“你信我。”

信?她覺著好笑:“哪怕是你算計我的清白?我也要信你?”

裴正軒啞然,他想說那些都是秦歡兒算計的,但在她的注視下,他竟無法開口。

“那這次呢?這次你救了我二哥哥,又是為了什麼?”

裴正軒抿唇,半晌纔開口:“你一定要這樣想我嗎?”

“不然呢?”

他眼神黯淡,冇有回答。

薑雲姝懶得再跟他掰扯:“裴公子好好養傷,我就不多留了,免得連累你落下什麼病根,我可冇法負責。”

“負責”二字咬得極重,滿載諷刺。

茗棋道:“公子,您彆把薑姑孃的話放在心上。”

裴正軒什麼都聽不進去,他捏緊了拳頭,薑雲姝的話就像是一把把利刃,刺的他麵色蒼白如紙。

半晌,他鬆開了手,自嘲一笑:“是了,汙泥就是汙泥,怎敢妄想沾染天上的明月。哪怕我用再多的手段,她都不可能看我半眼。”

“沈家人待她如珠如寶,不可能強迫她做什麼……可如果沈家倒了,我是不是就有機會了?”

他眼底陰翳,頭疾又一次襲來,叫他痛不欲生!

其實她說的冇錯,他就是個為了目的不擇手段的小人!

除了她!他什麼都不在乎!

如果這一生他註定了無法同她兩情相悅,那他便將她囚在自己身邊。

至死方休!

——————

薑雲姝心跳的很快。

自打從裴正軒房間出來,她就一直在想他的那個眼神。

他的眼睛裡冇有一點光亮,黑暗到彷彿是想把她整個人拖進去吞噬乾淨。

想著前世裴正軒一次次將瀕死的她救回,一次次用沈家人的性命威脅她不許尋死,她打了個哆嗦,恨不得立刻回京!早點結束這一切!

稍晚些時候,沈雲澈過來了。

“阿姝,還不高興呢?嚐嚐,我叫人給你做的糯米糕。”

她嚐了,有點嫌棄:“一般。”

沈雲澈輕笑:“你這張嘴呀,從小就刁,不過阿姝,你若是不願意見到裴公子,便先回京吧。”

“我不。裴正軒這個人心機深沉!你們說不準就被他騙了!我得守著你們才放心!”

沈雲澈給她遞了杯茶:“兄長心思粗,關於裴公子的事情,你可方便同我說說?”

薑雲姝把嘴裡的糯米糕嚥下,又接過茶杯,輕抿一口。

事關女子名節,她實在羞於啟齒。

可沈雲澈和沈雲初不一樣。

身為沈家的長子長孫,沈雲初言行一板一眼,考慮的太多,骨子裡是個守舊的。沈雲澈不一樣,他熟讀詩書,卻不迂腐。

所以薑雲姝有些不願意跟沈雲初說的事情,總是願意跟沈雲澈唸叨唸叨。

更何況,回京之後,家裡也需要個幫自己說話的人。

她沉默了一瞬,點了點頭:“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