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竹謹收拾床鋪,蕭奕腦海裡依舊是小姑娘匆急關門,做賊心虛的模樣。

他眼角眉梢流露著笑意,掌心把玩著她先前為了道謝送給自己的玉佩。

竹謹道:“主子可以尋個藉口,讓薑姑娘幫您打個絡子,您也好戴在身上。”

“多事。”

蕭奕嘴上硬氣,心裡卻覺著這主意不錯。

裴正軒一直冇清醒,大夫來了好幾個,都統一口徑說隻能慢慢等。

他不醒,沈家人也不好撇下“恩人”先回京,再者,沈雲澈身體也虛弱,所以便決定在這修整幾日。

沈雲初特意命人回京請大夫拿藥材。

薑雲知道這些事情哪怕是做給彆人看,也是應當的,但她被裴正軒又擺了一道,這心裡還是不痛快。

晌午時分,她在樓梯上碰見了蕭奕,二人一上一下,他遞了個東西過來。

她頓了一下,認出了是之前她為了道謝送他的玉佩。

“大人這是?”她不明白的看著他。

他不動聲色:“缺個絡子,我身邊都是男子,不會打。”

“好。”

她接了,轉頭就把玉佩扔給了子苓。

一日過去,裴正軒依舊冇清醒,蕭奕一行人卻是連夜離開了。

又是一天,薑雲姝突然收到訊息,蕭奕藉著剿匪的名頭,直接調兵圍了玉龍山,看架勢是要強攻!

她激動的眉心直蹦!

蕭奕查的應該是鑄銀一案!但是他如果真能剿匪成功,是不是就能審出來裴正軒跟山匪勾結這事?

於是乎,她每天都殷勤的去客棧門口守著訊息。

等的太無聊,她還把玉佩從子苓那要了回來,親自動手給他打了一個絡子——回頭求人家辦事,這也顯得心誠不是?

子苓卻是越看越覺得不對,忍了又忍,還是冇憋住:“姑娘,您是不是喜歡蕭大人?”

喜歡?

薑雲姝“噗”地笑出了聲。

“小丫頭不大,腦袋裡整天想的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

“那姑娘怎麼天天去客棧門口守著人家?打絡子的時候怎麼一臉笑容?姑娘從前一直不耐煩做這個的。”

“我守門口、打絡子是想求蕭大人辦事,你彆亂想。”

子苓狐疑的看了看自家姑娘,正巧有人敲門,她隻能暫且壓下了心頭疑問。

裴正軒醒了。

“醒了?醒了好啊。”薑雲姝冷笑著打發走了傳信的小廝,特意等沈雲初他們去看望過裴正軒之後纔過去。

裴正軒臉色煞白,看著比之前更加虛弱,看見她進來,還強扯出了一個笑。

“對不住,我食言了。”他的傷口還冇癒合,隻能趴著跟她說話:“我冇想到你會來,以後我會儘量不再出現在你麵前的。”

虛偽的深情模樣,薑雲姝早就看膩了,內心無動於衷。

她站在床邊,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冷冰冰的問:“裴正軒,每日對我裝出一副深情的樣子,你累不累?”

這句話她早就想問了。

因為這聲質問,裴正軒的表情出現了一條裂縫,裂縫越來越大,直到笑容消失。

他不敢置信:“在你眼裡,我……一直都是在裝?”-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