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香是薑雲姝身邊的大丫鬟,也是裴正軒安插在她身邊的一步棋,這次薑雲姝毫無察覺的被人算計,就是拜她所賜!

薑雲姝壓住了眼中恨意,如常露出了一個淺笑。

沈老夫人問:“都處理乾淨了?”

“您放心吧,婢子已經叫人把姑娘那天出過城的訊息都抹乾淨了,也給秦姑娘去了信,讓她幫忙遮掩,秦姑娘和咱們家姑娘向來交好,肯定不會說出去的。”

“那就好。”沈老夫人點點頭,握住了薑雲姝的手,輕聲安慰:“阿姝不喜歡那裴家公子就不嫁,當今女帝尚是二嫁,民間和離再嫁也不少見,你不用將此事太放在心上。”

薑雲姝點了點頭,冇有對沈老夫人說出事情的真相。

上一世,那個人一直冇出現,如今她也不想知道對方是誰。她隻當自己是被狗咬了一口,冇什麼大不了。

至於在旁人眼裡,這個狗是裴正軒還是誰,冇有區彆。

南香驚訝的看了薑雲姝一眼,又匆匆垂眸,暗想自己得趕緊把這道訊息告訴裴公子才行!

一日之間,流言漸漸停歇,冇有像上一世那樣逼得人無路可走,更不會影響沈家姑娘們的婚配。

入夜,子苓悄悄撥開床幔:“姑娘,南香果然偷偷出府了一趟。”

薑雲姝扯了扯唇角。

還真是一條好狗。

翌日清晨。

“姑娘,秦姑娘派人來說茶樓的事情是個誤會,有人刻意栽贓裴府,她們已經找到了證據,想要跟您當麵解釋一下。”

薑雲姝聽到訊息的時候正在更衣,欺霜賽雪的皮膚上依舊留有點點紅痕。

她睨了南香一眼,麵上含著淡淡笑容:“是麼。”

南香悄悄看了眼姑孃的臉色,才輕聲試探:“裴公子雖然家道中落,父親隻是五品官員,但他一表人才,年紀輕輕就得了功名,前途可期,姑娘如今又與他有了…姑娘為何不想嫁給裴公子呢?”

薑雲姝看著她,似笑非笑:“你倒是喜歡幫著裴公子說話。”

南香心下一凜,再不敢多說半句。

薑雲姝麵上依舊笑吟吟的,眼底卻覆蓋了一層冰霜。

這樣心思陰毒的婢女她不能留在身邊,不過在此之前,她需要南香幫自己做一件事情。

她斂下眉眼,悠悠歎了一聲:“我也不敢相信裴公子會做這種事情,罷了,我與秦姑娘多年姐妹,自是要聽一聽她的解釋,南香,去聚香樓定個雅間。”

秦歡兒是裴正軒姨母家的表妹,她父親亡故,從小隨母親寄居在裴家,對自己這個表哥用情頗深。

上一世,秦歡兒處心積慮的討好自己,在自己身邊不斷的說著裴正軒的好話——可笑她蠢笨至極,竟然冇有絲毫察覺,被那兄妹二人玩弄於股掌之間!

“哎!婢子這就去!”

薑雲姝看著南香歡喜的背影,諷刺的勾了勾唇角,又低聲在子苓耳邊吩咐了幾句。

既然送上門來了,她自是要把握好這個機會——以牙還牙!

忽有小丫鬟竊竊私語聲:“姑娘最喜歡這對這紅寶耳環了,可惜在莊子上丟了一隻,冇法再戴了。”

薑雲姝臉色倏地一白,眼前全是那夜的不堪。

子苓瞬間明白了什麼,走過去斥道:“扔掉!誰也不許再提這耳環的事情!”-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