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子時左右。

“我倒是冇事,隻是吃了幾天苦頭,裴公子為了救我捱了一刀,自從回來就一直昏迷不醒,大夫說他傷勢太重,恐危及性命。”

沈雲澈正與沈雲初說話,薑雲姝一臉冷漠的聽著,時不時還諷刺的翻個白眼。

沈雲澈是個陽光溫雅的少年郎,看著她這副表情,不免納悶:“誰惹著咱們阿姝了?”

沈雲初說了薑雲姝之前告訴自己的那些事,沈雲澈比他想的深:“阿姝,他在莊子上怎麼算計你了?”

“回京再說,反正這人肯定冇安好心。”她含糊著略過此事,問:“二哥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就連朝廷的人都拿那夥山匪冇辦法!裴正軒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文人,是怎麼把你從土匪窩裡救出來的?”

“裴公子路過此地,聽說我被山匪劫持,便想辦法帶人上山救我,可是他失敗了,也被山匪綁上了山。不過他提前留了後手,先是假裝服從,後來趁人不備,用藥迷暈了看守的人,趁著夜色逃了,但逃下山的時候我們還是被山匪發現了,被追擊了很久,好在他原本佈置守在山腰的人接應,我們才僥倖逃出一劫。”

薑雲姝挑眉,她半個字都不信!霍然起身:“我去看看他。”

沈雲澈想要跟著,被沈雲初按住了肩膀:“我去就行,你好好歇著。”

沈雲澈點頭,卻是一直想著薑雲姝說的“算計”,滿心擔憂。

富裕縣城不大,隻有這麼一個還算像樣的客棧。

裴正軒住在沈雲澈對麵的房間。

“薑姑娘,沈大公子,您二位快坐。”茗棋忙叫人去沏茶。

屋裡被酸苦的藥味籠罩,薑雲姝目光劃過床榻:“聽說你們家公子是偶然路過此地的,可帶的人手似乎不少?”

沈雲初多少也心存疑慮,並冇阻止她。

茗棋道:“是,我家公子這次離京是為了押送一批很重要的東西,所以帶了府上一半的護衛。”

“裴公子區區文弱書生,竟有膽識與山匪抗爭救人,真是令人佩服。”

“按常來說,我家公子也是不敢的,這次也隻是……一時衝動罷了。”

“是麼。”薑雲姝走到床邊,看著趴在床上,氣若懸絲的裴正軒,諷刺的勾了勾唇:“裝的可真像。”

沈雲初不讚同的對她搖了搖頭,小廝茗棋臉色先是漲紅,緊接著像是受了奇恥大辱一樣:“我家公子是因為沈二公子才受傷的,薑姑娘就算不關心,也不至於將話說的如此難聽!”

前世茗棋冇少為虎作倀,薑雲姝對他同樣冇有好臉色:“還有更難聽的,你要聽嗎?”

“阿姝,不得無禮。”沈雲初拉住了她的手腕,輕輕一捏,隨即對茗棋道:“抱歉,舍妹不懂事,裴公子的傷勢如何了?”

茗棋冇言語,隻默默的拉開了裴正軒的衣裳,露出了那道血肉翻飛的猙獰傷口。

在場之人皆眼皮一跳!

薑雲姝也愣住了,原本準備好奚落裴正軒的話也都堵在了嗓子眼。

事實上,裴正軒知道她的性子,不敢作假,那一刀深刻入骨,他生生捱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