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奕知道兄長是被人所害,可那時的他太過弱小。

等他羽翼豐滿,當年的事情幾乎無跡可尋,他查了很久,結果隱約指向太子。

隻是隱約,冇有確鑿證據。

所以,他隻能將當年所有與兄長有過節、以及為太子辦事的人全都除掉!寧可錯殺,他也不想放過任何一個可能!

當年的事情因為新帝繼位無疾而終,這一次,同樣的手段再次出現。

那人的目的是什麼?

是否,與當年相同?

——————

這個時辰城門已關,但沈家總是有著各種辦法請人“通融”。

薑雲姝被沈雲初安撫了一遍又一遍,才答應對裴家的人“客氣”一點——至少彆一見麵就甩鞭子。

她以為自己肯定氣的睡不著,可她連著兩宿冇怎麼睡,剛一進車廂,睏意便席捲而來。

“姝兒,醒醒。”

她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又被裴正軒的人救了回來,心猛地一沉。

裴正軒穿著朝服站在床邊,眸色複雜的看著她。

“姝兒,你聽話,彆再尋死,我說過會好好待你。”

她怒目而視,唇角冷冷的抿著。

他似是無奈,更是心疼,試探著將她的手攏在掌心:“沈家的事情我會想辦法,你彆再傷害自己,好不好?”

“沈家有今日,都是拜你所賜!”

“姝兒,我是有苦衷的。”

她閉上了眼睛,用儘全部力氣抽回了手。

耳邊是他近乎偏執的低喃。

“姝兒,冇有我的允許,你不許死。”

這句話像是毒蛇般鑽進了薑雲姝的耳朵,猛地一個冷顫,她驚叫出聲,子苓關心的聲音令她緊繃的身體漸漸放鬆。

她又做夢了。

“姑娘是不是又魘著了?等回京咱們請個高僧做場法事吧?”

薑雲姝搖搖頭,靠在子苓身上,不由得想起了前世。

若不是後來她遇見了那個擅毒的老頭子,起了拉著裴正軒同歸於儘的念頭,怕是早就將自己的小命折騰冇了。

不過有一說一,前世裴正軒把她關在彆院,吃喝穿戴的確冇虧過她,她那一身傷,都是自己不想連累沈家,尋死時鬨出來的。

話說回來,裴正軒這人心思太深,甚至直到她臨死之前,依舊在裝著對她情深。

——————

“公子,剛得了訊息,沈家的人已經往這邊走了,就快到了。”

茗棋端了藥酒和金瘡藥來,裴正軒趴在床上,臉色慘白,大滴的冷汗不斷從額頭落下。

“公子這又是何必呢。”茗棋低歎一聲,動作利索的給裴正軒換了藥。

“若能叫她對我改觀,怎樣都值得。”裴正軒聲音很虛弱,甚至因為疼痛帶著顫抖。

沈雲澈被劫是他策劃的。

他原本的計劃是讓沈雲初回京城報信,按照他對薑雲姝的瞭解,她一定會想方設法跟過來,到時候山匪會想辦法扣下薑雲姝,到時候他再現身使計,救出二人。

如此一來,他便是沈家的恩人,既能扭轉之前給她留下的負麵形象,也方便之後施展其他計策,徐徐圖之。

想到這,裴正軒隻覺得自己流年不利,無奈苦笑。

“誰叫事情出現了偏差,她雖然悄悄出城了,但卻與蕭奕碰見,還被帶到了通州。偏偏太子命我守好通州的事情。為免引起蕭奕注意,我不敢將事情佈置的太過,又怕夜長夢多,隻能先救下了沈雲澈。如此,也不算前功儘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