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雲初安撫自家妹妹:“阿姝,我知道你對裴公子有成見,但這次裴公子有恩於沈家,你不可亂來。”

薑雲姝要氣死了!不過轉念一想,大哥哥和二哥哥這段時間在外查賬,並不知道她和裴正軒在莊子上的那茬事,裴正軒那人又一貫裝模作樣,在京裡有個好名聲,大哥哥不對裴正軒設防也算正常。

可她是個姑孃家,怎麼好意思主動跟大哥哥說自己被裴正軒下了那種藥。

她咬了咬牙,換了個委婉的說法:“大哥哥不在盛京的這段時間,裴正軒算計過我,總之這人信不過,大哥哥多長點心眼!”

沈雲初這次把話聽進去了:“好,我知道了,等見過你二哥哥,問了他具體情況再做決斷。”

薑雲姝她真憋屈!

“裴正軒!王八蛋!你竟然還敢算計姑奶奶!等姑奶奶回京就撕了你!”

她走的氣惱,差點跟竹謹撞上。

巧了,蕭奕正好回來,竹謹關了房門,隨口道:“小的方纔碰見了薑姑娘,聽她在罵裴公子,還說了他竟然還敢算計自己,等回京之後要撕了他之類的話。”

“裴正軒?”

“小的這就去查。”

蕭奕退下外衫,沉吟片刻:“不用。”

且說沈雲初把通州的事情交給心腹處理,準備連夜出發去接沈雲澈。

薑雲姝氣的坐不住,在客棧後院直轉圈!

蕭奕推開門,打眼就瞧見小姑娘叉腰走來走去,時不時氣惱的踢一腳空氣,嘴裡還不解氣的罵著:“王八蛋!姑奶奶遲早要戳穿你的真麵目!”

薑雲姝氣息不平,帶著涼意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心裡惱怒,不是靠放兩句狠話就能解決的。”

她轉頭,正見男子一身玄衣立於月下,本該柔和的月色在他身上鍍了層光,卻反而更多了分不似人間的清冷。

心裡不爽快,說的話也帶刺:“我又不是你,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想做什麼都行。”

“通州之行你幫過我,作為回報,我可以幫你做一件事情。”

他以為她聽了自己的話會歡喜,迫不及待的拉著他去找裴正軒算賬,可是冇有。

她情緒不大高:“你帶我出京,又救了我的命,我幫你查些東西也是為了沈家,你不欠我什麼,我也不需要什麼回報。”

意外之餘,蕭奕認真的打量了一眼小姑娘。

這話可不怎麼好聽,裡麵盛著的全是生分,若此時站在這裡的人是那位景世子,她的回答應該完全不同。

這個念頭叫他不大痛快,又無可奈何。

他心裡清楚,對於她而言,他確實隻是一個“認識不久”的同路人,但是這個認知並冇令蕭奕心中起什麼波瀾。

她在京裡多招人惦記,他是知道的。

不說平時去沈家提親的那些,單說平時公子王孫的詩會上,總有人悄悄談論這位名花傾城的薑大姑娘,她多看誰一眼、對誰多笑一下,都是值得拿出來炫耀一番的。

她是被人高捧著的明月。

想將她摘入懷中,不是易事。

是以,他隻應了聲:“好。”

薑雲姝沉浸在自己的情緒中,並冇注意到他的反應,卻不知忽然間想到了什麼,她暗淡的眸子亮了:“大人,玉龍山匪也許與太子殿下有關。”-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