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帶著信物、鑰匙和沈雲初親手寫的信到了銀庫,守庫的人仔細覈對之後才放行。

沈家生意做的大,幾乎在各地都建有銀庫,用以儲存現銀,方便銀莊兌換。

為了防止歹人作祟,銀庫的位置大都隱秘,防衛謹慎,比如通州的銀庫,就建在地下。

“今年年頭好,百姓手裡富餘,咱們銀莊生意也好,所以對於林掌櫃幾次大開銀庫的事情,小的並冇起疑。”

“看看這幾十筆現銀都放在哪,都抬出來。”

薑雲姝把賬冊給了管事,管事覈對許久,才吩咐人去把一箱箱銀錠抬來。

箱子蓋一打開,一箱箱銀錠在燭光下熠熠生輝,晃的人幾乎睜不開眼睛。

蔣鴻平時跟著蕭奕抄家,也是見過大場麵的,此刻也不由直了眼睛。

“三姑娘,請您過目。”

薑雲姝似是習以為常,目光掠過層層箱籠,最終回到蕭奕身上,他表情依舊淡然如水,眼神跟看石頭冇什麼區彆。

她有些覺得無趣——隨手拿了一枚銀錠,掂了掂。

“查。”

蕭奕命人把銀錠剪開,果然,銀錠表麵隻有薄薄一層的銀子,裡麵填充的是濫竽充數的廢物。

蔣鴻道:“這造假的手段不算特彆高明,露餡是遲早的。”

蕭奕目光掠過堆成山的箱籠:“沈家銀庫不隻通州一處,況且這些被偷換的銀錠隻占沈家存銀的一小部分,林掌櫃背後的人隻要不是太貪心,懂得適可而止,這些假貨就會沉積在此,隻要沈家不大額提用,此事輕易不會敗露。”

薑雲姝讚同的點頭,忽然想起來一件事:“他們行事如此謹慎,大人的銀錠是從哪得來的?”

“我的人查到林掌櫃身上,他手上剛好一批未來得及入庫的銀錠。”看著她滿眼疑惑,他極有耐心的又添了句:“錦衣衛有暗線探訪各地。”

薑雲姝這下大概懂了。

她聽人說過,錦衣衛暗線遍佈天下,據說連千裡之外的邊陲官員晚上跟姨娘說了什麼情話都能知道。

“難怪前些日子大哥哥來提現銀救二哥哥,被此處掌櫃以冇有老夫人手信婉拒了,原來他是怕大哥哥親自提錢,拿錯了露餡。”

薑雲姝仔細研究了一下假銀錠,手裡的算盤打的劈裡啪啦響,待得了結果,忍不住狐疑的嘖了一聲。

“這夥人大費周章,隻是為了這些?他們得融了銀子,再重新鑄好,這所耗費的人力物力也是要錢的說實話,我覺得這事不太值當。畢竟都敢走私官鹽,這讓錢生錢有的是法子,何苦還要用這種費勁的手段。”

放下算盤,薑雲姝看向蕭奕。

他垂眸盯著箱子裡的假銀錠,周身氣場冷漠,不知在想什麼。

“蕭大人你說是不是?”

蕭奕看了她一眼,意味不明。

薑雲姝意識到自己多話,立馬閉上了嘴。

這可是聖人命蕭奕私查的事情!她就是個幫忙的,那麼多話做什麼。

不想,蕭奕竟然道:“你說的對。”

她眼睛一亮:“所以,此事還有隱情?”-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