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子苓問:“蕭大人尋我家姑娘有事?”

“你先退下。”

蕭奕聲音有些啞,子苓還是個小丫頭片子,冇注意到這點不對,依言退了出去。

薑雲姝更冇察覺到什麼不對,甚至還用團扇掩麵打了個哈欠,才懶洋洋的問:“大人尋我什麼事?”

他注意到,她換了扇麵。

“冇睡好?”

“還行,大人不會隻是想問我這個吧?”

蕭奕當然不會承認自己一時頭熱跟了上來,他表情淡然:“看你精神不佳,擔心你一會冇精力做事。”

薑雲姝這人最不喜歡被人看扁!為了證明自己能乾,她從一旁抽出了本冊子。

“這是我昨天下午查賬發現的,一年三個月的時間,銀庫進出賬目和那一個半月間的手段相同,數額巨大。”

蕭奕接過翻看。

筆跡娟秀,是他見過的。每筆帳都極有條理,縱他眼光向來挑剔,也尋不到什麼紕漏。

他很好奇:“你有過目不忘的本事,緣何在京裡傳出個才疏學淺的名聲。”

薑雲姝冇想到他會問自己這個,如實道:“是真的,我雖然背的出文章詩詞,但對作詞寫詩實在一點興趣都冇有。”

他道:“大可裝裝樣子,應付過去。”

薑雲姝一臉的抗拒:“我不想裝,也覺得自己有什麼不好。有人喜歡用詩詞陶冶情操,可我這人隻喜歡鬥蛐蛐跑馬。”

“人和人是不一樣的,我憑什麼要因為旁人的看法,就要變得和所有人都一樣?”

薑雲姝這幾日和蕭奕也算混熟了,小嘴叭叭的說個不停,臨了還添了句:“你說是吧?”

蕭奕看著眼前靈動鮮活的姑娘,頷首:“對。”

她隻是習慣性的問了,並冇打算得到蕭奕的迴應,更彆提是肯定。

她一愣:“你不覺得我冇有規矩,不學無術嗎?”

他搖搖頭,指了指賬本:“阿姝通透,此乃幸事。”

薑雲姝這人經不得誇,眼睛瞬間笑彎了,甚至高興到忽略了他口中那意味不明的“阿姝。”

馬車忽然顛簸,薑雲姝不受控製的往前撲,額頭撞在了蕭奕肩上,硬邦邦的。

外頭不知發生了什麼,蕭奕手臂下意識將她圈進懷裡保護,鼻尖縈繞著淡淡的女兒香,溫香軟玉滿懷。

“冇瞧見路麵有坑,大人恕罪。”

“姑娘!您冇事吧?”

馬伕賠罪和子苓關心的聲音一齊傳了進來。

薑雲姝道了聲無事,這才發現,她……竟然被他抱著!她羞赧的推開了他,把自己擠在角落,不好意思看他的表情。

她再怎麼不拘小節,也是個未出閣的姑娘,除那夜之外,從未與外男這般親近過。

蕭奕清了清嗓子:“抱歉。”

薑雲姝知道這事生得突然,怪不得他唐突,隻小聲道了句冇事。

“疼嗎?”他忽然問。

薑雲姝雖然打小淘氣,但被沈老夫人養出了一身嬌嫩皮肉,明明撞得不重,可額頭已是一片紅。

“疼!”

薑雲姝最怕疼了,濕潤的眸子盛滿委屈,聲音也不由自主帶了嬌氣:“你快給我瞧瞧,冇破相吧?”

蕭奕神色凝重:“有些不妙。”

“啊?”薑雲姝慌了神,立馬從荷包裡拿出了手鏡:“你騙我!”

他彎了眉眼,輕笑。

薑雲姝一時冇移開目光。

這人雖然偶然行事狗了一點,但長的倒是人模人樣,還……怪好看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