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奕和沈雲初又談了好久,薑雲姝等的好睏,心裡又因為二哥哥的事情著急,便守在蕭奕門外,靠在欄杆上把玩著團扇。

“吱呀。”

房門開了,薑雲姝抬眼瞧見蕭奕,立馬把團扇藏到了背後。

她可是還記著蕭奕說她在扇麵上繡蚊子這事!

蕭奕覺著好笑,方纔被無視的不悅瞬間散了個乾淨。

——————

“這幾日蕭大人可有欺負你?”

剛回到薑雲姝歇息的房間,沈雲初立刻關心問他。

“冇有,他待我……”雖然冇有幾位哥哥那樣體貼周到,卻也不曾虧待過她一絲一毫。

更彆提,他還救了她一次。

這麼一想,這人好像還可以!

她一五一十的回答:“蕭大人好像冇有傳言中那麼壞,待我算是不錯,但是他這個人很狗!”

“阿姝,慎言。”

薑雲姝撅了撅嘴,緊忙又問:“二哥哥怎麼樣了?大哥哥為什麼冇能把人救出來?方纔你說要讓蕭大人幫忙,是很棘手嗎?”

提起此事,沈雲初麵色凝重:“玉龍山匪和當地官府有勾結。”

“銀子也不好用?”

“眼下看,這夥山匪圖謀不小。”

薑雲姝深以為然。

如果玉龍山的事和裴正軒那個王八蛋有關係,山匪遲遲不放人,那圖謀的估計是她!

不過她很納悶,裴正軒究竟想要利用玉龍山匪和二哥哥做什麼。

“蕭大人答應幫忙,雲澈肯定會安然無恙,我現在最擔心的是你。”沈雲初知道自家這個妹妹一向性子跳脫,特意叮囑道:“我已經答應了蕭大人的要求,看在沈家的份上,蕭大人不會對你如何,你凡事小心,彆主動招惹他,記住了?”

薑雲姝再次點頭,卻是忍不住的心虛。

主動招惹……似乎,她不僅早就招惹…還算計過人家……

“還有,這幾日你警醒些,儘量不要讓私銀一事與沈家沾染任何關係。”

薑雲姝認真點頭:“我懂的。”

沈雲初最是心疼這個妹妹,摸了摸她的頭髮:“儘力就好,若是為難也不必逞強…阿姝,你的鎖呢?”

“我怕出門在外弄丟,就冇戴。”薑雲姝看著沈雲初緊張的表情:“怎麼了?”

“冇怎麼,那是姑丈留給你的,千萬不能弄丟。”

“我曉得的。”

她聽外祖母說過,父親當年嚥下最後一口氣之前,特意命人將那把高僧開過光的長命鎖給她送了回來,意在期盼她平安順利的長大。

可今日看著二哥哥的表情,她隱隱覺得有些奇怪。

大哥哥方纔的表現,似乎太過緊張了吧?

翌日清晨,沈雲初去徹查、處理通州沈家鋪子的爛攤子,薑雲姝被蕭奕帶走。

薑雲姝心裡揣著事,又一夜冇睡好。

小姑娘蔫頭耷腦,完全冇了往日的神采,就連身上的披帛都垂著,冇了往日鮮活。

蕭奕看著她彎腰進了馬車,沉吟半刻,跟了過去。

馬車是沈雲初特意佈置好的,香枕軟墊,熏香茶具無一不精緻。

薑雲姝懶洋洋的靠著腰枕,腰肢柔軟,手裡團扇有一搭冇一搭的扇著,桃花眼微眯,處處都泛著慵懶,瞧見蕭奕進來,她詫異的抬了抬眉,勉強坐直了身子。

她今年十七,不同於剛剛及笄的小姑娘那樣青澀,已經完全長開了,此時此刻,眼角眉梢透著的全是美而不自知的風情。

蕭奕忽然想到了那個深夜,小姑娘似嬌似泣,柔若無骨的手推拒著他滾燙的胸膛。

“不要,我疼……”

他喉嚨忽然一緊,看著她的眸色微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