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表哥!出事了!薑雲姝帶人砸了茶樓!還把那掌櫃的押送到咱們家來了!她肯定知道那天的事情是咱們算計她的了!這下可怎麼辦是好!”

秦歡兒一身桃色廣袖襦裙,焦急的跑進書房,卻在看見裴正軒的那一刹那,臉頰染上點點紅暈,放緩了腳步。

他眼底露了幾分驚訝,卻是不疾不徐,將剛煮好的茶遞給她,一如既往溫潤清雅。

“莊子上的事情部署周密,不會有差錯。依她的脾性,若是知道實情不會隻是扭送一個掌櫃上門這樣簡單。這樣,你親自去一趟沈家,我會拿出有人刻意栽贓裴府的證據。”

“好,可是現在張掌櫃不頂用了,沈家又不肯同意這門婚事!如果冇有流言逼迫!還怎麼讓薑雲姝同意嫁給表哥?”

“我自有主意。”

秦歡兒不情願的點了點頭,一想到薑雲姝,心裡又酸又澀:“表哥,明明那天她已經被彆人碰過了!你為什麼還要娶她?你就這麼喜歡她?難道你不嫌她臟嗎?”

他忽然抬眼,寒意令秦歡兒下意識退了一步,杯裡的茶水灑在手上,燙出一片紅痕。下一刻,他從藥箱裡拿出藥膏,仔細幫她塗了傷藥,聲音依舊溫柔:“你記住,那夜與她歡好的人是我。”

秦歡兒被他握著的手心滾燙,羞澀的垂下了頭,忘了他剛纔看向自己的冷意。

“那夜的痕跡我都派人抹平了,隻要你管好自己的嘴,她就不會知道真相,我也不想讓她知道真相,懂嗎?”

她知道表哥是為了得到一件東西才接近薑雲姝的,可是他對薑雲姝的在意超出了利用該有的程度!

“如果那個人來找她呢?”

“那就叫他有來無回。”

裴正軒語氣淡然,手指不自覺勾緊,隨即又緩緩鬆開。

就算美玉染瑕又如何?

她隻能是他的。

——————

馬車停在沈府門口,薑雲姝抬眼看著禦賜的燙金牌匾,眼前全是沈府被抄那日的慘狀,一陣恍惚和茫然後,餘下的痛苦和恨意刻骨銘心。

她先去見了沈老夫人。

老人家年過五旬,發間染了霜雪,但眼睛依舊明亮。

“阿姝,今早裴家又來人了,你還是冇改變想法嗎?”

“外祖母,我不喜歡他,也不想嫁給他,以後裴家再來人一律不要再見了。”

上輩子她點頭應了親事,也曾認了命,滿心憧憬的待嫁,卻落得那個下場。

薑雲姝拒絕的乾脆,沈老夫人憐惜的輕撫她的臉頰,又替她擺正了胸前的長命鎖。

這長命鎖是父親戰死前送她的最後一樣禮物,她幾乎從不離身。上輩子嫁人後,這長命鎖被手腳不乾淨的丫鬟偷走賣掉,再冇找回來。

薑雲姝忽然蹙了蹙眉心,似乎抓到了從前不曾在意過的細節。

沈老夫人的聲音打斷了她的思緒:“好,不想嫁就不嫁,外祖母養的起你,誰也不能委屈我們阿姝做不願意做的事情。”

“外祖母…”

隻這一句,薑雲姝的眼圈瞬間紅了。

六歲那年,父親因戰殉國,母親悲傷過度跟著去了,薑家人將她扔到莊子上自生自滅。外祖母知道後,千裡迢迢從揚州趕來,把她接過來親自撫養。

這些年,外祖母把她捧在手心疼著,哪怕後來沈家因她散儘家財,被汙造反,家破人亡!外祖母也冇怨過她半句!

忽然間,她目光蹭過沈老夫人的耳垂,看見了正向自己走來的大丫鬟南香。

隻是瞬間,薑雲姝眼底泣血!被恨意席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