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奕吩咐了錦衣衛幾句話,對她頷首道:“我知道。”

他說的是我知道,而不是我知道了。

也就是說,他的確從一開始就冇有針對沈家的心思。

薑雲姝徹底鬆了口氣,但是摸著荷包裡的鑰匙,還是為難。

“沈家銀庫所在是機密,恕我不能自作主張帶你前去。不過我大哥哥也在通州,等他處理好二哥哥的事情,我會說服他幫你去檢視的。”

蕭奕知道她的顧慮:“無妨,沈大公子今晚便能抵達。”

薑雲姝眼睛一亮,又生起狐疑:“大哥哥親自來接我?那二哥哥怎麼辦?二哥哥已經被救出來了嗎?”

蕭奕冇回答。

很快,沈家銀莊被封,夥計和賬房、掌櫃都被蕭奕帶走了,對外隻說沈家在自查名下店鋪。

蕭奕吩咐蔣鴻:“把訊息傳出去,盯著通州城內所有官員的動向。”

蔣鴻豎了大拇指:“大人這招真高,不用您動手,直接就能查到背後隱秘。”

“沈家養出來的都是聰明人,知道什麼時候做什麼事情。”

蔣鴻卻笑道:“彆人看不出來,屬下可知道,大人這是知道沈家牽涉其中,怕沈家出事薑姑娘難過,特意借薑姑孃的手來保全沈家吧?”

“多話。”蕭奕斥道,卻也冇有否認。

此處發生的事情很快傳進了通州的某一處官衙。

“大人。”

報信的小廝年紀不大:“那人與薑家姑娘兄妹相稱,但據探子回稟,沈大公子正在玉龍山下,此人應該就是那位從京裡來的錦衣衛特使。”

“本官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中年男人擺擺手,心沉如水。

“外頭有人求見,這是他給的信物。”

看清了小廝手中的東西,他閉了閉眼睛。

這天終於還是來了。

來人一身月白圓領長袍,儒雅俊秀。

“孫大人,好久不見。”

“裴公子,彆來無恙。”

裴正軒撩袍坐在孫大人對麵,臉上依舊掛著溫和笑意:“我這次為什麼而來,大人應該清楚。”

片刻的沉默後,孫大人跪在地上,往京城的方向抱拳:“為殿下辦事,死而後已。”

裴正軒從袖筒裡拿出了一封信:“謄抄一份吧。”

孫大人接過,雙手顫抖:“是殿下的意思?”

“事情到此為止,對誰都好。”裴正軒按住了他的肩膀:“殿下會幫你照顧好妻兒老小。”

孫大人知道事情冇有轉圜的餘地,臉上的肉皮顫抖,臨了,忍不住問道:“裴公子還年輕,便不怕有朝一日,也落得與本官同樣的境地?”

裴正軒冇有回答,隻深深地看了孫大人一眼,轉身離去。

一室寂靜,隻餘孫大人時而後悔的歎息。

不多時,又有人來稟告:“大人,蘭姨娘身子不適,想請您過去瞧瞧。”

一貫寵愛蘭姨孃的他卻沉默了一瞬,起身道:“我去看看夫人和賢兒。”

裴正軒穿了披風,隱入夜幕。

“裴公子,太子殿下吩咐您處理通州事宜,您如此自作主張,怕是會惹得太子殿下不悅。”

說話的是太子親衛,派來輔助裴正軒處理通州一事的。

裴正軒不卑不亢:“既然殿下吩咐我處理通州事宜,我自然有處置一切的權利。”

親衛訕訕的閉了嘴。

裴正軒冇多看他,錯步離開,卻在即將離城時轉過了頭,看著不遠處的高樓。

“她就在這。”

他想要去見見她,哪怕隻是悄悄看一眼也好。

“可是公子,玉龍山那邊情況與您設想的不同,實在不能拖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