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廂裡,沈老夫人哭了好一會才勉強平複了心境,又對著沈氏看來看去。

“瘦了。”

“母親,一切都過去了,您若是再因女兒傷懷,便真真是女兒的不是了。”

“傻孩子,母親是高興。”沈老夫人始終牢牢握著沈氏的手:“眉兒當年若也能如你一般看得開,我也不至於……”

說著又是一陣哽咽。

提起幼妹,沈氏神色落寞:“妹妹與妹夫兩情相悅,便是殉情也心甘情願,與我是不同的,不過阿姝是真真長大了,我臥床不起的那陣,都是她在外幫我擋著風雨利箭。”

“這丫頭自小膽子就大,也豁的出去,遇著事確是堪用些。聽說你們回程是與錦衣衛那位蕭大人一道?”

沈氏頷首,猶豫了下,並冇把蕭奕和薑雲姝的事說出來。

——————

沈氏歸京,沈府上下喜氣洋洋。

長輩們去了沈老夫人屋裡說話,小輩們則是由沈玉蕁領著,她叮囑沈雲河:“阿鈺的院子在錦輝閣,你一會領他過去認認路。”

沈雲河應下:“那阮阮呢?我也帶她過去瞧瞧。”

“家裡姐妹這麼多,哪用得著你帶路。”沈玉蕁把人擋了回去,挽住衛阮阮的手:“稍晚些大姐姐也要回來的,你一路辛苦,我先送你回去歇歇。”

衛阮阮乖巧頷首,對沈雲河道:“有表姐們在呢,表哥放心就是。”

薑雲姝愈發覺著沈雲河對衛阮阮存著什麼心思,沈玉蕁也覺著他舉止奇怪,多看了他兩眼,沈玉珠心思簡單,笑道:“快走吧,我們還能把阮阮姐姐拐走不成?”

沈雲河笑笑,叮囑衛阮阮兩句後便與衛鈺一齊走了。

沈玉蕁道:“阮阮的院子離阿姝的最近,屋子裡若是有不喜歡的地方儘管開口,我叫下人按照你的心意重新佈置。”

“多謝二表姐費心。”

沈玉珠道:“自家姐妹客氣什麼,對了,阮阮姐姐喜不喜歡狸奴?我院裡有一窩新下的崽子,你若喜歡便抱一隻回去解悶。”

薑雲姝好奇:“你什麼時候養的狸奴?”

“前些時候旁人送的。”

沈玉珠說完便岔開了話題,薑雲姝不曾多想,陪著衛阮阮在沈府裡轉了一圈熟悉環境,便回了自己的院子。

躺在自己的雕花大床上,她舒服到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喟歎。

“果然,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還是家裡最好。”

“姑娘一路風塵,婢子叫人抬了熱水,您沐浴後再歇息可好?”

薑雲姝心裡揣著事,哪裡有心歇息,沐浴後先是叫人拿了婉娘留下的信。

她隨口問:“近來京中有關於婉孃的訊息嗎?”

“冇聽說,似人間蒸發了似的。”

“也罷,隻盼著她如今過的安穩。”

話雖如此,薑雲姝心裡卻隱約有些不安,南疆人意欲攪動風雲,真的會放棄婉娘這顆精心培養出來的棋子嗎?

“還有,這封信是蕭大人剛剛差人送來的。”

信上寫的是盛京內最近的形勢。

淳陽公主近來風頭甚大,齊晟也因為幾篇文章被不少文臣看好,備受推崇,除此之外,幾位藩王紛紛上表,想進京為聖人尋回皇孫賀喜。-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