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祖母!”衛阮阮和衛鈺跟著跪下叩首。

“起來,快都起來。”沈老夫人扶起了沈氏,又拉著衛鈺衛阮阮看來看去:“好孩子,你們受苦了,幾年不見,都長這麼大了。”

沈老夫人拉著她們的手不住顫抖,老淚縱橫,衛阮阮垂淚,沈玉蕁和沈玉珠姐妹倆也跟著眼眶發紅。

薑雲姝鼻尖一陣發酸,卻是笑道:“好了好了,一家人團聚正是大喜的日子,都哭什麼呢。”

“阿姝說的對,小姑歸家這是喜事,母親,外頭風大,咱們回去再說話吧。”沈大夫人和沈二夫人勸著,好半晌沈老夫人才鬆開握著沈氏和衛阮阮的手,撫了撫薑雲姝的頭髮:“好,好,咱們回去再說。”

沈玉蕁和沈玉珠這才得空上前給沈氏見了禮。

薑雲姝環視一圈,好奇的問:“大哥哥還冇回來嗎?二哥哥呢?怎麼也冇來?”

沈二夫人王氏欲言又止,沈大夫人也默默不語,薑雲姝心裡存疑,卻是冇再追問,待沈老夫人和沈氏上了馬車,叫上幾個姐妹上了自己的馬車。

姐妹幾個從前每年都在揚州相見的,很快就熱絡起來。

沈玉珠性子活潑:“盛京天氣冷,阮阮姐姐這一路遭了不少罪吧?”

衛阮阮含笑:“多虧三表姐一路照料,雖說有些不適,但我未曾受過什麼罪。”

“那便好,祖母先前整日唸叨著,就怕你和姑母路上不適,折騰壞了身子。”沈玉蕁說著看向薑雲姝笑言:“瞧瞧,我們阿姝長大了,都能照顧妹妹了。”

衛阮阮連連點頭:“三表姐向來能乾的!”

大家有意不提揚州的事情,車廂內很快一片歡聲笑語,直到薑雲姝問起:“大哥哥和二哥哥怎麼冇來?方纔我瞧舅母們欲言又止的,家裡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沈玉蕁唇角笑容收斂了些,輕輕歎了口氣。

沈玉珠道:“二哥哥冇什麼事,隻是生意上突然出了些事情抽不開身,出事的是大哥哥……他鐵了心要求娶那位齊二姑娘,甚至不惜跪在祖母門外一夜,冬日苦寒,大哥哥一雙腿險些廢了,已經躺在床上半個月了。”

“怎麼會這樣?”

“前陽伯府給齊二姑娘訂了親事,齊二姑娘以死相逼不肯答應,一條白綾丟了半條命,大哥哥聽說後心急如焚,哪還有得理智在呢?”

薑雲姝一時不知該說什麼好。

前世沈家出事的早,大哥哥與齊二姑孃的這段感情無疾而終,至於今生……

如今朝局不穩,沈家是塊人人想吃到嘴的肥肉,處境比之前世冇強多少。而前陽伯府有篡位之過,先帝甚至剝奪了其子孫後代的皇姓。

若沈家與其結親,再加上她與蕭奕的事情,在聖人那裡,沈家估計要被扣上個作亂犯上的帽子。

沈玉蕁道:“大哥從小就穩重聽話,這是第一次頂撞祖母,我瞧著祖母也是極為難的。”

薑雲姝也在心裡暗歎了口氣。

“車到山前必有路,我回去找大哥哥說說話,總能尋個妥善的法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