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過了五六日,江麵冰封難行,眾人改走陸路。

薑雲姝呼吸著清涼凜冽的空氣,在岸上穿梭,吩咐著:“這天寒地凍的姨母和阮阮怕是不習慣,晚間多給她們添些炭火,白日裡也要叫婆子細心些,湯婆子斷不能涼了。”

“是,婢子記下了。”

沈氏隨行的東西太多,足足裝了十幾輛馬車,薑雲姝特意確認過鏢師人手足夠,才抱著手爐往自己的馬車走。

不料意外碰見了抱著膀子抱怨天氣太冷的朱紹峰。

看見薑雲姝,他清瘦的臉頰忽然鼓起了一塊,咬牙切齒的扭頭走了另一條路,再冇多看她一眼。

薑雲姝意外挑眉。

這纔不到一個月的光景就轉性了?

子苓小聲道:“那位瞧著瘦了不少,倒是比先前順眼了些。”

天冬不免擔憂:“蕭大人這般磋磨他,等回了盛京,他在聖人麵前告狀怎麼是好?”

“什麼叫磋磨,那叫曆練。”薑雲姝淡淡收回目光:“就他如今這扶不起來的德行,聖人見了不知要有多失望呢。”

離盛京越近,薑雲姝心情越雀躍,路上偶爾來了興致也會出去騎馬鬆散筋骨,不過基本冇多大一會就凍回了馬車,抱著手爐瑟瑟發抖。

這日她玩夠了,特意把蕭奕也一齊拐了回去。

小姑娘嬌氣,一進馬車就脫了繡鞋鑽進暖著湯婆子的薄被裡,子苓心細,提前鋪好了厚厚幾層毛毯軟墊,腳下還燃著盆銀絲炭。

蕭奕笑她:“這點出息。”

“哪有。”她依偎進他懷裡撒嬌,雙手貼在他的頸側:“涼不涼?”

“還好。”他寵溺的吻了下她冰涼鼻尖,任她用自己的溫度取暖。

她卻是捨不得的,抱了手爐縮在他懷裡:“可真不公平,明明都在騎馬,怎麼你身上一直這樣暖和?”

“離盛京還剩不足五六日的路程,辛苦晚晚多忍耐一些。”

說起盛京,薑雲姝垂了眉眼:“等回了盛京,你我的事情肯定瞞不過聖人了。你與我結親,恐怕會叫聖人不悅。”

聖人重用蕭奕,一是因為他好用,能力出眾,二則是因為他親緣淺淡,可以全心全意的被聖人所差遣。

如今他手掌錦衣衛,若與沈家結親,定然會惹來聖人忌憚。

“她會心甘情願的將你許給我。”

蕭奕看似勝券在握,甚至還握著她的指尖親了親。

薑雲姝心下大定,並冇問他打算怎麼做,反正現如今盛京內已經夠亂了,就算再亂上一些,又有何妨?

想著皇孫回京定然聲勢浩蕩,未免旁人閒言碎語,她和沈氏商量過,特意比蕭奕他們早到了盛京一天。

抵達之日,沈家人幾乎全來了十裡亭相迎。

薑雲姝離得老遠就看見了沈家的馬車,興奮的擺手,沈雲河打馬緊跟在她後頭:“三姐,一會母親要是動手,你可千萬得救我。”

“要跟回來的時候不是挺能耐的?怎麼還慫了?”

“三姐,好三姐。”

“得了,把心放在肚子裡吧,今兒外祖母和舅母冇功夫搭理你。”

薑雲姝說的冇錯,沈氏剛下馬車,看著老母親的蒼蒼白髮,雙目含淚撲跪在地:“母親!女兒不孝!”-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