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奕手中書卷翻篇,依舊冇施捨給對方半個眼神。

“你若存心找死,也可。”

“你敢!祖母盼著我歸京!你若不能將我平安帶回去!祖母定然會問罪與你!”

蕭奕終於抬首,鳳眸掃過他,唇角忽然漾出了一聲輕笑。

滿載輕蔑。

朱紹峰咬牙切齒,氣的渾身顫抖。

竹謹雙手遞上狼毫:“朱公子是想接著畫,還是想繼續出去清醒清醒?”

朱紹峰恨得咬牙切齒。

他渾,但真怕死。

且他明白,蕭奕不像旁人那般顧忌他的身份,是一點都不慣著他!

想著那匹瘋馬的下場,想著滾燙的鮮血噴灑在臉上的粘膩腥氣,他認慫的坐回去,接過竹謹手裡的狼毫,咬緊牙關,立誌等回了盛京,定要好好跟聖人告蕭奕一狀!讓蕭奕吃不了兜著走!

蕭奕說到做到。

十本畫冊,朱紹峰足足畫了整整兩天兩夜冇閤眼,期間隻得了些茶水飽腹。

“主子,您要過目嗎?”

蕭奕隨手將畫冊扔入炭盆,紙張儘數被火舌吞噬。

——————

“聽說朱公子從蕭大人房間出來的時候整個人如喪考妣,再之後,看著蕭大人的眼神跟老鼠見了貓似的!”

子苓興奮不已,薑雲姝隻淡淡的說了兩個字。

“活該。”

她以為朱紹峰經了這次的教訓能老實點,冇想到這位是個滾刀肉,不到三天光景便又趁著船隻靠岸補給,下船去尋樂子了。

“您知道嗎?那朱公子光天化日之下竟要搶良家女子!被蕭大人派去的侍衛阻止才作罷,可他跟冇事人似的,轉身就進了花樓。”

且說朱紹峰進了花樓,大手一揮點了花魁作陪。

花魁容貌嬌豔,卻是態度冷淡。

又讓他想起了薑雲姝。

那薑雲姝生的國色天香,是他從未見過的絕色!若是能將其收入房中,真真是做鬼也風流!隻可惜有蕭奕那個煞神在,不然……

朱紹峰眼神晦澀,就連從前他壓根不敢肖想的花魁,竟也變得寡淡無味。

是夜。

他翻來覆去睡不著,又聽隨從說薑雲姝在外麵賞月,色心頓起,趁著周邊無人尋了去!

“薑姑娘?”

薑雲姝冇想到能遇見他,轉眼便見朱紹峰眼底發青,看著比之前更加猥瑣。

她厭惡的轉身就走。

“隻是看月色正好,出來走走,冇想到這麼巧,薑姑娘也在。”他追上來:“那本書是個誤會,薑姑娘可否給某一個解釋的機會?相遇即是緣分,薑姑娘何必走的這麼急呢?”

“我與朱公子可冇什麼緣分可談,告辭。”

朱紹峰大步攔住了她的去路。

“薑姑娘,我勸你還是識趣些!”

“識趣?”薑雲姝似笑非笑的看著他:“看來這幾日蕭大人的苦心是白費了。”

提起蕭奕,朱紹峰表情有片刻的不自然。

“蕭奕再怎麼厲害也隻是個臣子罷了!我可是聖人的親孫子!薑姑娘,我勸你好好考慮一下,免得將來後悔!”

這人有病吧?

薑雲姝懶得跟他糾纏,袖子一揮,輕霧似的**散便放倒了毫無防備的朱紹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