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前薑雲姝或許還會猜測一下,毒樓究竟是受製於人,還是夥同他人。

但現在她幾乎可以確定,毒樓在其中肯定扮演著相對重要的角色。

之前她以為老頭子前世尋到她教授毒術是因為父親的緣故,但想到婉娘說的話,她不由得多想,前世老頭子是否也存著利用她的心思。

隻是她太過愚蠢,冇等能為他所用,就丟了性命。

“子苓,陪我出去走走。”

“夜深了,姑娘再多添件衣裳。”

船身輕晃,周圍一切都是漆黑的,隻有過往船隻泛著光亮。

子苓扶著薑雲姝:“也不知這裡是什麼地界,咱們才走了幾天,天氣就比揚州涼了許多。”

“一場秋雨一場寒。”薑雲姝抬頭看著天上明月:“明明是同一輪月亮,我卻總覺著盛京的最好看。”

“姑娘向來戀家。”

——————

“這地方有什麼金貴的?憑什麼不讓我過來?我還偏就過來了!看他蕭奕能把我怎麼樣!”

朱紹峰挺著腰板踱步在甲板上,話說的硬氣,眼睛卻是四處亂瞄,生怕遇著蕭奕的人,身後還跟著一群賊眉鼠眼的隨從。

突然,他頓住了腳步,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

“我冇看錯吧?那裡是不是有個人?”

眾人紛紛看去,隻見不遠處,一素衣女子立於月光下,側顏絕美,飄渺如仙。

“您冇看錯!”

“去查查那個美人是誰?你們今晚就把她送到我屋裡來!”朱紹峰直勾勾的盯著薑雲姝,忍不住嚥了口唾沫。

旁人紛紛點頭,有認得薑雲姝的忙出來阻攔:“公子,那位是沈家的表姑娘,不是一般民女,使不得!”

“沈家的表姑娘又如何?有我地位尊貴?”

“自是比不上您,隻是那位…跟蕭大人有些關係。”

“什麼關係?”

“聽說是要定親了。”

朱紹峰舔了舔嘴唇:“要定親?那不就是現在還冇什麼關係?”

如今伺候在他身邊的都是從前他在市井裡認識的狐朋狗友。

這些人雖說不入流,但總有聰明的,一聽那人的話,知道蕭奕得罪不起,再不敢胡來,七嘴八舌的把他勸了回去。

“姑娘,那邊好像有動靜。”

天冬來時被那場刺殺嚇壞了,頗有些草木皆兵,連忙喚了侍衛檢視。

“奇怪了,我分明聽到有動靜的……許是風聲吧。”

接下來幾日,薑雲姝隻要一出門,就莫名其妙總有一種被人偷窺的感覺,她起初以為是錯覺,後來次數多了,她便機警了起來。

這日,她剛轉彎便停了腳步,故意等了會,果然瞧見一人鬼鬼祟祟的跟了過來。

意外的,竟是朱紹峰。

她有些驚訝,近距離的瞧,這位打扮的珠光寶氣,比景昭素日還要浮誇,臉上掛著自以為瀟灑的笑容,手裡掐著把象牙摺扇,正對她拱手:“薑姑娘,幸會幸會。”

畫虎不成反類犬。

他眼裡光芒透露的垂涎之意再明顯不過,薑雲姝心生厭惡,不動聲色後退半步,與他拉開距離,麵容冷淡:“朱公子有事?”

“你認得我?”朱紹峰眼睛一亮,腰板比剛纔直了不少:“倒也冇什麼事,隻是恰巧遇見薑姑娘,來打個招呼。”

恰巧?日日跟蹤,還真是“巧”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