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船上日子枯燥,薑雲姝和沈雲河幾乎每年都往返於揚州盛京,早就習以為常。

沈氏母子三人就不怎麼適應了,特彆是衛阮阮,她暈船,每天吐的比吃的都多,沈雲河白日裡幾乎守在那邊寸步不離,薑雲姝熬夜翻遍了醫書,總算是開了個好用的方子。

“三姐熬了兩天,快點回房休息吧。”

沈雲河把薑雲姝送了回去,自個又跑去了衛阮阮那。

子苓燒了熱水,薑雲姝簡單洗漱躺下了,迷迷糊糊將要睡著的時候,忽然想到了什麼,她睜開眼:“你們說,雲河對阮阮是不是有點關心的太過了?”

“過?姑娘指的是?”

“哥哥疼妹妹不是這麼個疼法吧?我瞧沈雲河那小子心疼的要命,恨不得自己能替阮阮受了罪似的。”

“三公子與表姑娘青梅竹馬,從小感情要好,日後若能親上加親也是件美事。”

這倒是真的。

“阮阮年紀還小,多半還不懂什麼,改日我得找沈雲河說道說道去,那臭小子一肚子壞水,可不能叫他把阮阮騙了。”

薑雲姝說著閉上了眼睛,暗自琢磨著阮阮長大了曉事之後若是願意……她可得打好提前量,好好鞭策沈雲河讀書,將來考個一官半職,纔不委屈她們家阮阮!

轉念一想她又覺著好笑。

不過是捕風捉影的事情,她倒是想的夠遠,果然,人不能太閒。

子苓聽著自家姑娘呼吸聲逐漸均勻,替她好好被子,轉身挑著繡線:“我瞧姑娘近來挺喜歡蝴蝶的,想給姑娘繡個新扇麵,你覺著用什麼顏色比較好?”

“姑娘哪是喜歡蝴蝶,分明是喜歡蕭大人送的東西。”天冬壓低了聲音,向妝台上的蝴蝶步搖抬了下巴,笑道:“那不是有現成的麼?照著繡就是了。”

“討打。”

屋裡歸於寂靜,偶爾有子苓分線的窸窣聲。

不過好景不長,外麵忽然吵鬨起來。

薑雲姝被吵醒,臉色難看:“又怎麼了?他冇完了是吧?”

天冬過去看了一眼,忍不住皺了下眉頭。

那位皇孫這幾日可是冇輕折騰,嫌棄船上枯燥,每日變著花樣的胡鬨,這不,今日又讓人在甲板上摔跤比試取樂。

“要不婢子過去跟那位商量商量,看看他能否換個地方玩鬨?”

話音剛落,周暄便過去把人攆走了,還特意來薑雲姝這幫蕭奕討了個好。

“我們家大人特意吩咐的,日後再不會那等不長眼的打攪薑姑娘了。”

天冬道謝:“多謝蕭大人關心,我們家姑娘正因此事發脾氣呢。”

是夜。

許是白日睡得多,薑雲姝有點睡不著,搬了椅子坐在窗邊發呆,子苓煮了紅糖水,坐在一旁用扇子吹涼。

“姑娘要來月事了,這幾日可得注意著些,不然到時候又要難受到起不來床了。”

薑雲姝淡淡的嗯了一聲,單手托腮,興致缺缺。

傍晚時分,她忽然想到了被自己忽略的那件事。

毒樓。

南疆人和遼地都進入了蕭奕的視線,唯獨毒樓的蹤跡隱匿的一乾二淨,可它身為毒藥的來源,裹挾其中,絕不無辜。-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