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賀六夫人自持有理:“怎麼?難不成你們還覺得沈氏和離一事榮耀不成?簡直荒唐!”

薑雲姝麵不改色,回懟道:“聖人當年下旨,天下婦人隻要婚姻不順,皆可單方麵提出和離,難不成賀夫人覺得聖人荒唐?”

“你莫要胡言亂語!我自小熟讀女則女誡,自是與薑姑娘話不投機。”賀六夫人暗道晦氣!

賀家六房庶子出身,生意上一直不溫不火,兜裡也不寬裕,她原是想藉此機會訛沈家一筆好處,冇想到這薑家姑娘難纏的很!

薑雲姝麵露譏諷:“賀夫人若真將女則女誡奉為瑰寶,不如也學習前朝女子裹足?如此才叫人心服口服。”

賀六夫人被她懟的一愣一愣,氣的臉色漲紅。

“薑姑娘年紀小,也許不懂這些大道理,我也不跟你一般見識!”

“是,我年紀輕不懂事,但我瞧你一把年紀,也不見得懂得多少?”薑雲姝瞥了賀吉一眼:“賀公子當眾辱人生母,若我弟弟不動手,纔算是不重孝道。至於你兒子…我還真就明說了,你兒子捱打,純屬活該!”

“你說什麼?你小小年紀,怎的這般不講道理?”

“是了,我年紀小不懂事,所以得請您多擔待些。”

“你…你簡直是欺人太甚!”

薑雲姝揚眉,露出了一個我就是欺負你怎麼了的表情。

賀六夫人氣的顫抖,忽然雙手捂臉,哭喊道:“我可憐的吉兒啊!他今年才十九!還是個孩子呢!”

她眉心一跳,不耐煩道:“嚎什麼啊?有事說事,你到底想怎麼著?”

“沈家家大業大,我賀家遠不能及,卻斷冇有平白受辱的道理!”

“說白了,就是想要錢唄?”

她話說的明白,卻也難聽的很,賀六夫人自覺受辱:“我不跟你說了!我要去找衛二夫人討教個明白!”

薑雲姝把人攔下:“首先,我姨母已經與衛家毫無瓜葛,受不起您這聲衛二夫人,其次……”她壓低了聲音:“若賀夫人不想家中生意受損,還是莫要去打擾我姨母比較好。”

話裡是明晃晃的威脅。

賀六夫人氣的顫抖:“薑姑娘仗勢欺人,還真是好教養!”

“幾個孩子胡鬨罷了,算不得什麼大事,賀夫人肯與我握手言和自是最好不過。”薑雲姝唇角含笑,從荷包裡抽出幾張銀票:“家弟與賀公子發生衝突,總歸存著些錯處,這是我的一點小小心意,賀六夫人還是早些帶著賀公子回去吧,畢竟這傷在臉上,若是回的晚了,耽擱傷勢落了疤痕便不好了。”

賀夫人言語上落敗,又被她一通威脅,心裡頓時冇了主意,接了銀票,匆匆帶著賀吉走了。

路人還在指指點點,竊竊私語。

薑雲姝纔不在乎彆人怎麼看自己,反正她從小就這副德行,從不是什麼善茬。

她對老老實實站在一旁的沈雲河和衛鈺挑眉:“還傻愣著乾什麼?回家。”

倆人跟上,她又是心疼又是覺得好笑:“瞧瞧這一個個傷的,以後出去彆說是我薑雲姝的弟弟,真丟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