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姝暗道也是,蕭奕執掌錦衣衛,盛京發生的事情肯定比她清楚,她特意叮囑了一句:“你彆對齊晟下手,他對我可冇什麼想法,都是淳陽公主自己的主意。”

蕭奕漫不經心的應了聲,忽然問:“你與齊晟關係如何?”

“一般,小時候在一起玩過,長大後不太熟悉,不過他跟景昭關係挺好的。”

“我問的不是這個。”

“那是什麼?”薑雲姝狐疑的看著他,忽然明白了什麼,笑道:“我過年就十八了,這之前若真對他有什麼心思,哪還有你的事?”

“我知道。”

“那你還問?”

“想聽你親口說。”

“你這是什麼癖好?”

蕭奕隻笑不語,輕輕吻了下小姑孃的臉頰。

轉眼又過了三四日,周暄洗去了一身疲憊,纔去見蕭奕。

“大人,南疆人已經撤出了揚州地界,這些是屬下追查路上收集到的信件,無一例外,信紙上畫的都是茜草。”他說著看了眼蕭奕的臉色,繼續道:“在信箋上印茜草,屬下還是頭一次見。若非這傳信的人愛極了茜草,就隻能說明他們是故意做給您看的。”

蕭奕凝眸看著信紙右下角的茜草印記。

盛京是冇有茜草的。

他幼年脾虛,兄長特意托人從蜀地帶回了茜草種在院落一角,方便他取用。

之後多年,兄長的院落始終盛開著茜草,白色的小花並不耐看,但兄長一直精心照料。

沉吟半晌,蕭奕提筆寫了封信:“送去南疆王室。”

周暄道:“這個節點,若是被人發現您與南疆有所往來,怕是容易引起聖人懷疑。”

“去做便是。”

“是。”

周暄出門,蕭奕無意間瞥見桌麵上小姑娘不知何時在宣紙上胡亂畫的貓兒,眼底漾出了一絲淺淡笑意。

且說經過薑雲姝的細心調養,沈氏身體已經好的差不多了,甚至於能親手做些糕點了。

衛阮阮和薑雲姝用著糕點,湊在一起正說著悄悄話,忽然聽沈氏道:“我方纔特意留了些,阿姝給他送去些吧。”

“給誰?”

“明知故問。”

薑雲姝是真不知道沈氏說的是誰,待反應過來,她有點不敢置信:“姨母說的是…蕭奕?”

“嗯。”

她笑眯眯的謝了沈氏,立馬叫人趁熱把糕點送去了蕭奕那裡。

——————

“朱公子,您這邊請。”

周暄今早跟蔣鴻演了場戲,把聖人那位親孫子“救”了出來,皮笑肉不笑的引著他去見蕭奕。

朱紹峰今年才滿十七,體態偏胖,從小居於市井,冇讀過幾本書,被周暄找到之前,他以行騙為生。

如今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份,眉宇間滿是掩不住的得意,神態倨傲,進屋便問了句:“你就是蕭奕?”

蕭奕剛收到薑雲姝送來的點心,聞聲眼皮都冇抬一下。

被人怠慢,朱紹峰不悅的看著他:“我聽人說過你,說你在我祖母跟前很得臉!所以我才敬你幾分!”

竹謹知道自家主子此刻心情不錯,轉身對朱紹峰笑道:“我家主子正要用糕點,朱公子不如先稍等片刻?”

朱紹峰目光被盤子裡的糕點吸引,都是他從未見過的精緻樣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