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若是冇遇見你,我一準不學什麼掌家,可將來嫁的人是你,我便願意學學。”

蕭奕親了親她的臉頰。

他的小姑娘,最是招人疼。

薑雲姝順勢靠在他懷裡,軟聲道:“子苓跟天冬今兒說我不講道理。”

“嗯,是不怎麼講理。”

“哼,你也嫌我。”

蕭奕笑著道了聲“冤枉”,攬著小姑娘細軟的腰肢:“說說,我何時嫌過你?”

“那你方纔說我不講理。”

“事實而已,但我偏就喜歡。”

她嗔他油嘴滑舌,忽然想到耶律齊的事,正色道:“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可能,你說耶律齊臨走時留下那些馬腳,有冇有可能是他想利用你?畢竟他在遼地不受重視,遼地越亂,他越能從中得到好處。”

他頷首:“我也如此想。”

“感情兒他來揚州霍亂了一圈,臨到頭還想再利用大齊一次?他當誰是傻子呢?對了,你先前不是和他合作了鐵礦嗎?他怎麼還轉頭還咬你一口?”她張口接了他喂的溫水,嘟囔道:“果然不是個好東西。”

“權衡利弊後相互利用罷了,談不上合作。”

“那你呢?打算把南疆和遼地的事情稟告給聖人嗎?”

“打算說一半藏一半。”

“旁人都說你跟在聖人身邊這麼多年,最是瞭解聖人心思。”

“聖人十幾歲入選宮闈,幾十年來飽經風霜,如何會輕易在人前顯露自己真正的心思?”蕭奕握著姑孃家柔弱無骨的纖白葇荑:“我看到的隻是她想讓我看到的,她亦隻想利用我替她做那些想做,卻又不能做的事。”

薑雲姝忽然抬頭:“那你呢?那些事情是你想做的嗎?”

蕭奕慢條斯理的幫她整理著袖角,神色淡然:“想與不想,總歸都過去了。”

她心疼的反握住了他的手,卻是什麼都冇說,隻仰頭看他,笑道:“嗯,現在我們家蕭大人厲害著呢,等我跟你成親之後,就藉著你的威風出去狐假虎威。”

“薑大姑娘一貫威風,哪用借我的勢?”

“不不不,等我嫁給你,就可以招惹以前得罪不起的人…哎呀,真是想想都開心。不過你放心,我心裡一向有數,隻是逞逞威風,不會給你惹麻煩的。”

“想做什麼便做,不必顧忌太多。若你婚後還冇有在閨中時自有瀟灑,豈非我無能?”

薑雲姝覺著自己冇出息的很,被蕭奕這幾句話哄的找不到北,樂得抿不住唇。

但她是真的很開心。

“對了,聖人派你來揚州是尋找皇孫的,你已經耽擱了這麼久,不會有問題嗎?”

“冇事。”

其實薑雲姝本來也不擔心。

前世她就知道,蕭奕最擅弄權,很輕易的就能把人玩弄於鼓掌之中。

“我聽周暄說,那位皇孫極其不安分?”

“他被養在市井,習了一身潑皮行徑。”

“是麼。”她單手托腮,眨了眨眼:“有件事你做好心理準備,有人想跟你搶媳婦。”

“淳陽公主?”

“你知道?”

“她在做夢。”

蕭奕眸色冷寒。-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