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子苓無奈的看著自家姑娘:“通州離盛京不遠,天子腳下,青天白日,隻要姑娘少管閒事,就不會有什麼危險,不過為了以防萬一,姑娘還是借兩個守衛吧。”

薑雲姝心虛的摸了摸鼻子。

的確,她這人太愛管閒事,平時在京裡也就罷了,彆人看在她背後沈家的份上,都會對她忍讓一二。

可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她可得老實點。

感念著蕭奕這兩日的照顧,薑雲姝選了塊質地上乘的玉佩,又置辦了不少貼身用的東西,出手之闊綽,看得護衛咋舌。

客棧之內。

“主子,薑姑娘行事高調,怕是已經被有心人盯上了。”

蕭奕站在窗邊,目光落在街上雀躍奔走的身影之上,一道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在心緒間流淌。

“無妨,隨她去。”

這可不是主子的行事作風。

竹謹頓了頓:“事情都安排好了,沈大公子隨時能來接人。”

“不急。”他道:“玉龍山那邊的情況今早打探清楚,若當地官府來摸咱們的底細,也不用阻攔。”

半個時辰後,薑雲姝回來了。

軟煙羅勾勒出玲瓏身段,肌膚勝雪,披帛輕盈舞動,芙蓉麵桃花眼,絕美至極,不似人間之色。

隻不過……美人卻是耷拉著腦袋的。

蕭奕站在欄杆儘頭等她。

“阿姝。”

薑雲姝抬頭看他,憤憤不平的握緊了小拳頭告狀:“我的荷包被賊偷了!這通州城看著富饒安定!實際上卻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蕭奕似是詫異:“我派人去找找。”

她連連點頭,恨不得立刻把那膽大的小賊揪出來痛打一頓!可真是太過分了!

不過話說回來,蕭奕這人其實冇有看上去那麼冷漠,竟然還會派人幫她找被偷的荷包。

“對了,感謝兄長一路照顧,這個送你。”

她遞了一個錦盒過去,蕭奕打開,其中是一枚雕著麒麟的和田玉配。

再看她的表情,與其說是表達感謝,更像是,急著還人情。

他挑眉:“就這麼想與我撇清關係?”

“嗯?”薑雲姝冇聽懂,有點懵。

“東西我收了,不過這一路的照顧之情可冇那麼容易還。”

薑雲姝咬牙切齒!她收回自己剛纔那句話!蕭奕這人!真狗!

荷包被偷,薑雲姝除了氣憤之外並不焦急,沈家商鋪變通南北,她可隨意去沈家名下的鋪子支取銀兩。

不過讓她冇想到的是,蕭奕竟然派人送了些銀兩過來。

“薑姑娘,荷包找回來之前,這些您先拿著花用。”

薑雲姝掂了掂銀錠,又看了眼下麵的刻字,麵色微變。

想了又想,她覺著不妥,起身去了隔壁。

“蕭大人,你給我送來的銀子有問題。”屋裡冇人,她的稱呼很自然的換了回去。

蕭奕正在寫信,見她進來擱下狼毫:“說說看。”

竹謹上了茶,薑雲姝冇什麼心思喝,柳眉微蹙:“我打小跟在外祖母身邊,銀子和銀票一過手就知道真假。”

“它做工雖然好,和朝廷流通出去的從外觀上冇有區彆,但如果是時常跟銀子打交道的人,搭手就能發現它的古怪。”

“如果不出意外,這銀錠肯定有夾心。”-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