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奕剛從官府出來,身上穿的是大紅灑金飛魚服,但他冇戴烏紗,頭髮用玉冠簪著。

這打扮在旁人身上多半會顯得不倫不類,然而在蕭奕身上,一切都顯得遊刃有餘。

“我方纔去拜見過沈姨母。”

他這話幾乎就差直說自己是光明正大來的了。

薑雲姝被他這點小心思逗笑了:“你今日不忙嗎?”

“哪還敢忙。”他走到跟前,手指搭在她精緻的下巴上:“抬頭,我瞧瞧。”

“藥膏黑糊糊的,不給你看。”她往後躲,反過來問他:“你呢?傷口還流血嗎?”

“無礙。”

“那我也無礙。”

小姑娘縮著脖子,鵪鶉似的,他眼底忍不住泛笑,轉身走到榻邊坐下,又招手喚她到身邊。

子苓端了剛泡好的溫茶來,竹謹殷勤的過來接,薑雲姝笑道:“竹謹倒是有眼力見的很。”

“小主子可彆打趣小的了。”竹謹端茶,先遞給了薑雲姝,才又給自家主子倒茶。

“看吧,我就說他有眼力見。”

蕭奕看了竹謹一眼,道:“回去我給他提提月錢。”

竹謹忙笑著謝恩:“謝過主子跟小主子。”

說罷便跟子苓幾個一起退了出去。

薑雲姝隨口問:“你給竹謹一個月多少月錢呀?”

小姑娘跟個孩子似的,什麼都好奇。

蕭奕說了個數字,她點了點頭:“那跟子苓天冬差不多,不過你身邊親近的隻有他一個,可不能虧待了。”

“這麼迫不及待想當家?”他故意逗她。

“可不,就是不知道蕭大人將來肯不肯讓我當家。”

他忽然從荷包裡拿出了一把鑰匙遞給她。

她冇接:“什麼?”

“我在盛京私庫的鑰匙。”

“我可不要。”

“怎麼?”

“我要你私庫的鑰匙做甚?到時候你若想開私庫取東西,還得來我這討鑰匙,太麻煩了。”

“不是怕麻煩,是怕管事纔對。”

薑雲姝被戳破了小心思,笑而不語。

她自己的私庫還得靠子苓打理,可不想幫蕭奕管賬。

“先收著,我有把備用的鑰匙。”蕭奕道:“至於管賬,讓沈老夫人在你陪嫁裡添兩個得力的嬤嬤,再叫你身邊親近的人跟著學,你日後隻需過目賬冊便可。”

“是這個理。”薑雲姝茅塞頓開,喜滋滋的收了鑰匙:“你怎麼這麼聰明?不過…你現在就把鑰匙給我,便不怕我把你的私庫搬空了?”

“本就都是你的。”

薑雲姝被哄的眉開眼笑。

她最不缺的就是銀錢。

母親給她留的,加上外祖母和幾位舅母、姨母這些年給她塞的私產,已經足夠她揮霍幾輩子了。

她冇想跟蕭奕伸手要什麼,但她自己有,和蕭奕肯給她什麼,是完全不一樣的。

隻是冇等她高興多大一會,蕭奕話音忽然一轉:“不過掌家總是該學的。”

薑雲姝一下子就苦了臉,但她心裡也清楚,既然蕭奕打算然後跟她開府單過,她無論如何也得學學掌家之事,總不能讓他每日在外奔波,回家後還得處理家裡那些瑣事。

她豁出去了:“等回了盛京我就跟外祖母學,一準不偷懶!”-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