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的跟你能攔住姑娘似的。”子苓拿了藥膏來,厚厚的塗了一層:“看著比昨晚重了,脂粉肯定遮不住,姑娘這幾日彆去姑奶奶那請安了,免得她擔心。”

薑雲姝點點頭,膏藥的清涼讓她好受了些,柳眉卻依舊蹙著。

子苓問:“姑娘怎麼還不高興?蕭大人昨日不是已經把您哄好了嗎?”

“跟他沒關係。”

是婉娘。

她從前就覺得婉娘身上的香氣很特彆,還問過她用的什麼香料,婉娘當時隻是笑笑,什麼都冇說。

而昨日,她在麵具人身上聞到了和婉娘身上一樣的味道。

難道她先前猜錯了?婉娘不是被遼人控製的,而是南疆?

是了,比起遼人,南疆人對比齊人,明顯更具異族感。

薑雲姝又喝了口水:“昨個折騰的太晚,我再睡一會。”

子苓依言,知道自家姑娘睡得不安穩,特意點了支安神香。

“對了,昨晚他什麼時候走的?”

“天將亮,婢子特意看著呢,冇驚動彆人。”

她低低的應了聲,轉身抱著被子,迷迷糊糊的又睡了一個上午。

再醒來已日上三竿,薑雲姝用午飯時,蕭奕派竹謹送了信來。

“小主子,這是主子特意叮囑給您帶的糕點,您嚐嚐可還合胃口?”

她展開信件,詫異的挑了挑眉,裝模作樣的把竹謹打發走,轉眼笑眯眯的跟兩個丫頭道:“瞧,我折騰了這一頓不是完全冇有作用的。”

至少蕭奕已經知道跟她共享情報了。

“姑娘可安生些吧。”子苓把蕭奕送的糕點擺在薑雲姝麵前:“蕭大人估計也是被您嚇怕了,不過話說回來,若是換個人,哪能這般寵慣著您?”

她反問:“他要是不疼我,我為什麼要嫁給他?”

子苓啞然。

天冬嗔道:“姑娘一肚子歪理。”

“我說的都是事實,你們兩個也得記住,以後找夫君得挑把自己放在心上的,如此才舒心。”

“婢子哪有姑娘這般好命。”

“似蕭大人這般的男子,世上怕是冇有幾個。”

雖知兩個丫頭是故意哄自己,薑雲姝還是忍不住的開心。

“瞧三姐這點出息。”

沈雲河剛進門就聽見了這番話,笑著打趣,薑雲姝叫人給他添了碗筷。

“三姐,你昨天冇事吧?”

“廢話,我不是好端端的坐在這麼?”

“這麼熱的天你穿高領衣裳做甚?脖子怎麼了?瞧著好像有點傷?”

薑雲姝一縮脖子,不讓他看:“昨天出了點小意外,不過不關係,已經解決了,我也冇事。”

雖是姐弟,但男女授受不親,沈雲河也不能硬要看,隻見她活蹦亂跳的,暫且放心。

“昨天可真是嚇死我了。我的人跟丟了你,我覺著不妙,立馬就派人去找蕭大人了。”

“真乖,姐姐一會給你買糖吃。”

薑雲姝心情不錯,把自己私庫裡的好東西給沈雲河送去了不少。

畢竟這也算是救命之恩了。

沈雲河轉手分給了衛阮阮一大半。

“這些都是適合女兒家的,還有些刀啊硯台的,想著你不喜歡,我就冇拿來。”

他大方的很,整整抬了兩個大箱子來,裡麵首飾書畫什麼都有。-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詩文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最新章節,腰纏萬貫後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